未分類

「姐。」阮思栐看見阮煙蘿並不是開玩笑的,立刻緊張的湊過去,「你才剛剛過來這就要走了嗎?」

他年紀尚幼,並不知道阮煙柔下毒害姐姐的事,再加上是家裏唯一的男丁,蘇芸艾平日裏對他也很和善客氣,小小年紀的阮思栐就覺得一家人得和和睦睦,不要吵鬧。

「這裏不是姐姐的家,姐姐當然要走。」阮煙蘿溫柔摸摸阮思栐的腦袋,「思栐乖,你如果想姐姐了就過來看我,姐姐那裏有很多的好吃的。」

「可是娘……」他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

「娘都能下床罵人了,身子骨肯定也是沒有問題的,沒準明日就能活蹦亂跳了。」

「阮煙蘿,你這個不孝女。」蘇芸艾躺在那裏指著阮煙蘿罵,「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全都是煙柔讓給你的,你忘恩負義,不忠不孝!」

「阮夫人。」這個時候,一抹修長的身影直接擋在阮煙蘿的前面,男人漆黑的眼瞳里透著比冰錐子還要冷冽的光芒,「依照你的意思,她的王妃之位也是阮煙柔讓的?」

可能是沒有想到沐飛逸會忽然站出來給阮煙蘿出頭,蘇芸艾微微愣了片刻,緊接着又說:「王爺您誤會了,老身並不是這個意思。」

「煙蘿是本王的王妃,就算你是她母親也不得用這樣的語氣同她說話。」沐飛逸將阮煙蘿護的嚴嚴實實,說話的語氣也很是冷冽。

「本王帶你走。」知道阮煙蘿不願意留在此處,沐飛逸也絕對不會強迫,牽着她的手就直接把她帶離房間。

他的強勢,讓她心頭一暖,同時目光也更加柔和的看向男子。

「飛逸,為何要對我這麼好?」阮煙蘿抬起頭,看向沐飛逸后問道。

沐飛逸卻反問她:「你為何會有這樣奇怪的想法呢?你是本王的王妃,不對你好,還要對誰好?從今往後,本王絕對不會再讓人傷你分毫!」

「王爺,臣妾想把弟弟帶回去。」離開將軍府坐上馬車后,阮煙蘿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對沐飛逸說。

「可以,我看你娘最近病了,應該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照料弟弟,一會本王就派人把他接過來。」沐飛逸並未問阮煙蘿想要接阮思栐的原因,只要是阮煙蘿提的,他完全不會有任何懷疑,而且會直接照辦。

等回到王府之後,沐飛逸果然立刻派人把阮思栐接進王府,還給他安排離阮煙蘿很近的廂房居住。

阮思栐的年紀很小,心思也很單純,一開始是被蘇芸艾忽悠着過來找她幫忙,被接過來以後,王府的新奇玩意比將軍府要多的多,再加上王府很寬敞他早就被王府內的景色給吸引了,完全遺忘了蘇芸艾的事。

「思栐,這幾日你就安安心心的住在姐姐這裏,等過些日子再回去。」阮煙柔柔聲對他說。

阮思栐重重點頭:「好啊,那就先謝過姐姐了。」

「你想吃什麼,或者想要玩些什麼都可以直接吩咐下人,下人會去替你辦的。」

「姐姐,你對我真好。」阮思栐湊過去,甜甜的喊了阮煙蘿一聲姐姐。

在尚未進入這具軀殼之中時,阮煙蘿乃是天生天養集天地靈氣所生的,根本就沒有爹娘兄長姊妹的概念,也就是變成了阮煙蘿之後,才慢慢有那些體會和感受的。

現在的阮煙蘿,有爹有弟弟,還有一位極其疼愛她的夫婿,人生已經圓滿了。

「你是我弟弟,自然要對你好的。」阮煙蘿極其親昵的又摸了摸他的腦袋,「晚上我讓廚房多做幾個菜,你喜歡吃什麼就跟姐姐說,千萬不要客氣。」

「我想吃糖藕和松子桂花魚,熗鍋魚有嗎?」阮思栐可真是個吃貨,阮煙蘿只是提了一嘴,他就開始給阮煙蘿列菜單。

「有啊,前面兩種春桃都會做呢,而且她現在的手藝已經練就的爐火純青了,至於熗鍋魚你可不能吃。」阮煙蘿拒絕,「這個魚很辣的,你現在年紀還小,最好不要碰辣的東西。」

小傢伙扁著一張嘴,有些可憐巴巴的說:「我年紀不小了姐姐。」

「乖,等過兩年姐姐再酌情考慮一下。」

「那……那好吧。」他戀戀不捨的說道。 藍夢琴在跟真禪進行學習的時候,冷軒宇正在遭受天武的嚴格考驗。

「萬象界神力——怒拳!」冷軒宇怒吼道。他右拳纏繞著密密麻麻的金色閃電,然後一拳向天武攻去。

天武雙手抱在胸前,正視著軒宇,然後左掌伸出,輕鬆接住了冷軒宇的這一拳。

「軒宇,神技不是喊的聲音大威力就越強的。神力浩瀚無涯,恍若身體里的一片大海,而神技則是把看似平靜,毫無殺傷力的百川之流彙集、增強,化為為一道瀑布,自九天衝擊而下,即便弱水亦能擊潰頑石。你剛剛在神元之海修鍊五天,體內的神力已經被升華了,也變得更加濃郁了。可你這一擊的威力還不如我半成力!」天武不滿地說道。

他一向嚴格教導冷軒宇,原因很簡單,軒宇是大帝之子,軒宇必須對得起這個身份。

冷軒宇苦著臉,心裡暗想道:你明明是聖王之首,半成力量恐怕都比自己十層力還強上不少!

這倒沒錯,冷鋒一直在增強天武的實力,再加上天武為了變強也很拼,現在天武的實力可以和十萬年前的赤龍媲美,不,還強上不少。

時代變了,所有人都在進步!例如現在的天,在幾次戰鬥中突破了極限,現在的修為和千仞雪都不相上下,如果不是冷鋒有比天好的裝備,如果是單純的神力對拼,冷鋒估計只能和天五五開!

「天武叔叔,我能不能用上其它神力?」冷軒宇問道。光拼萬象界神力,自己還是要被天武摁在地上摩擦。

「可以啊!軒宇,你可以將你所有本事都使出來。」天武說道。

站在一旁的白蓮走了上來,拍了拍天武的肩膀,說道:「天武,大帝給我們的命令是考核時別打死軒宇就可以了。所以你儘管放開來!」

白蓮轉頭看向軒宇,說道:「軒宇,要不你先和我來試試,我來看看你地藏界神力修鍊得怎麼養了?」

冷軒宇此刻已經很無語了,心裡一直罵他老爸,什麼別打死就可以?啥意思?我要告媽媽去!

「白蓮,大帝將考核軒宇的任務給了我,自然應該由我來考核軒宇。」天武拒絕道。

「天武叔叔,來吧!」冷軒宇背後長出了一對巨大的金色翅膀,永恆光明出現!兩眼都散發出了金色光芒!

冷軒宇最強狀態來了,他在神元之海中修鍊得五天,任由龐大、精粹的神力洗禮他的身體,這五天內他修為的成長堪稱開掛般成長!

現在的冷軒宇神力修為已經達到了曾經六部大神級別!(神族覺醒遠古神元后,六部大神水平也提高了)也就是斗羅神界的二級神水平。

「終於有點意思了。」天武兩手筆直地豎下,緊貼身體,他也要認真點了。

「無色界神力——無色牆!」冷軒宇釋放出了無色牆。

一股無形的牆壁以冷軒宇為圓中心,向四周擴張而去,將整個擂台籠罩。

在這個區域內,只剩灰色了!不,天武、白蓮、冷軒宇他們的顏色還在,尤其是冷軒宇那全身散發光明尤為矚目!

「軒宇,你的無色界神力練得不錯,可惜了你疏忽了,你的無色界神力遠遠沒有達到允許你可以用無色界神力覆蓋戰場的境界。反而你過度使用了無色界神力,讓我沒有受到任何壓制。那麼——」天武不屑說道。

下一刻天武輕輕說了一聲:「萬象界神力!」

冷軒宇頓時感覺到了一股無比強大的萬象界神力出現在自己無色界神力籠罩的範圍內!

金色的萬象界神力如同雷電一般在無色牆籠罩的區域內肆虐,一瞬間,這裡成了雷電的金色海洋!

下一刻,無色牆如同玻璃被打破碎一樣!嘩嘩地一塊一塊掉了下來!

「軒宇,即使是藍月的無色牆,都不可能壓下我萬象界神力!何況你?」天武緩緩走上前兩步,他身邊充斥著恐怖的金色雷電!

冷軒宇看著天武恐怖的萬象界神力如同呼吸一樣自然地在天武的身邊,心裡讚歎道:「好強!」

不過冷軒宇不是那種會被輕易打敗的人!

冷軒宇懸浮到半空中,右手出現了一個風球,冷聲道:「萬象界神力——真空!」

那個風球快速變大,整個場地的空氣開始變稀薄!

天武依然是不屑地看著冷軒宇,等過了一會,也就是風球變得很大的時候,「萬象界神力!」

伴隨著震耳欲聾地爆炸聲響起,冷軒宇直接被炸到地上,擂台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

冷軒宇看起來頗為狼狽,首先變成了一個黑人!地上到處是被灰塵覆蓋的羽毛!

「軒宇,太不小心了!即使是玄風,都不敢在我面前近距離施展真空!還有你的真空太慢了,如果是玄風,不需片刻,就能抽乾淨這裡的所有氣體!」天武一邊打一邊教導。

就在這時,大坑中響起了一聲:「修羅界神力——荒狼!修羅界神力——暗蛇!」

擂台上出現了六隻體型巨大的灰色巨狼!還有足足十條比水缸還粗、十幾米長的巨蛇!

「萬象界神力!」天武再次不屑道。金色的萬象界神力將整個擂台變成了金色的雷電海洋!

荒狼和巨蛇都已經消失了!

「命器入魂——刀刃!」一把巨大的金色大刀向天武斬來!

同時,「金剛界神力——鐵石之身!」

冷軒宇全身被淡金色的金剛界神力覆蓋,他向天武沖了過去!

「變得更有意思了!」天武看著持刀衝來的軒宇,他終於伸出右臂抵擋了,而不是之前的簡單地靠釋放自己體內的萬象界神力!

「不過,這還遠遠不夠!」天武話聲一轉,「神技——大地之怒!」

極為龐大的萬象界神力凝聚在天武右臂上,然後冷軒宇就被打飛了。

「好了,天武,結束了!冷軒宇已經喪失了所有戰鬥力了!」玄風飛進來說道。他看著冷軒宇已經沒有完整的衣服了,很狼狽啊!

玄風無奈地搖搖頭,軒宇為什麼要和天武來一場肉搏啊!有問題?

「好了,該我來治療了!」一名留著綠色及腰長發、穿著白色的廣袖流仙裙的極美女子走了進來。

她是神族的聖王——天愈聖王,長生界神力、生命神力(萬界神主)擁有者,神族治癒療傷第一人,她可以復活死去沒超過一年的生物!哪怕是死了時間很久的人,都可以讓其短暫復活!唯一的缺點就是沒啥戰鬥力!

「治癒術!」一股柔和的長生界神力輸入到冷軒宇身體內。

下一刻,冷軒宇頓時感覺自己恢復到巔峰狀態,神清氣爽、生龍活虎的。

「軒宇,走上來!」天武冷冷說道。

冷軒宇一副犯了錯見老師的樣子走了上來。

「軒宇,你是大帝之子!更是長子!你繼承了大帝的高貴血脈,今日表現真得讓我有些失望!」

「你對戰鬥中時機的把握很差,不能根據戰鬥情況分析如果使用自己力量!」

「最重要的是你對神力的使用過於簡單粗暴,神力是流淌在你身體中的力量,而你卻無法全部凝聚起來,全部使用出來!你跟我說你主修萬象界神力,次修空識界神力!這就是你修的成果?」

「每次使用萬象界神力的神技,你還做不到直接使出神技,反而是要先調動體內萬象界神力為你所用!還有你每種神力都只是能用,不是會用!」天武毫不客氣地批評道。

「是,天武叔叔!」冷軒宇接受道。

「好了,天武,軒宇還不到八歲呢!做成這樣,已經是族中少有的天才了。」玄風過來打圓場。

「玄風,軒宇是大帝之子!難道僅僅是天才就可以了嗎?追日聖王,十六歲就擊敗了雷部大神,天啟不過十年而已。現在的軒宇離大神的實力還差很遠呢!」白蓮說道。

冷軒宇看著白蓮,算了,當你輸的時候,說什麼都是借口!當你成功的時候,你上長廁所喜歡看手錶,在別人看來都是你成功的理由!

「可以了,軒宇,大帝安排你外出歷練,是為了磨鍊你!你不僅是一個大千位面的萬界神主,更是大帝之位的繼承者,所以你必須努力,明白嗎?」天武微笑著撫摸著軒宇的頭說道。

「明白了,天武叔叔,我一定會努力修鍊的!」冷軒宇回答道。

「好了,你回去吧!對了,這是聖王殿給你的禮物。」天武突然拿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長方形盒子。

冷軒宇打開一看,發現是一團球形的金色能量,裡面蘊含的能量還挺高的。

「這是玄風去一個什麼氣功位面作戰得到的戰利品,那裡的強者管這個叫黃金氣能量。作用就是將其使用后,使用者的能量會臨時爆發,提高一個檔次!而且身體素質大幅提高!但這個對神幫助不大,不過對你的朋友應該有用!」天武解釋道。

冷軒宇看到這個,就從他看過的動畫片中回憶起了是什麼動畫了。古月娜從小就規定軒宇每天必須看幾個小時的動畫或者玄幻、科幻、奇幻小說,這也是為了以後的位面穿越啊!

「等等,這是那個位面鳳凰族的聖物,據說可以讓人變成鳳凰,火焰氣能量加上鳳凰火焰結合起來使用就可以了。」玄風又遞給了軒宇一個大盒子!

白蓮看了玄風、天武的禮物,然後他也拿出一個金色的盒子,說道:「軒宇,這是我地藏界神力凝聚出來的精華神力,你融合它,就不需要自己從頭修鍊地藏界神力了。」

「軒宇,這是……」又一名聖王走上來。

……

一個小時后,軒宇從聖王殿出來了,他的小倉庫裝了不少東西!

聖王們作為神族的頂尖戰力,加上也是冷鋒最常用的力量,平時征戰其它位面得到的戰利品自然不少。

例如極為好戰的藍月聖王,他參與了至少百個位面的戰鬥,他的藏寶庫可謂是有著各種各樣的戰利品。

「該去找夢琴了。」冷軒宇高興地說道。

天武、玄風、白蓮三人站在聖王殿大門,看著冷軒宇一蹦一跳地離去。

「這個傢伙,被天武你教訓了,還這麼高興!」白蓮笑著說道。

「他能不開心嗎?凡是在聖王殿的聖王都給了他一份禮物!連藍月那個扣門的傢伙都送了一件禮物。」玄風無奈地說道。

「玄風、白蓮,你們覺得軒宇真得可以成為大帝那樣的神嗎?」天武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玄風搖搖頭,說道:「軒宇繼承了大帝的高貴血脈,可他母親的血脈終究不是什麼頂級神血脈。目前看來,軒宇表現得很不錯,至少族中沒有同齡人可以和軒宇比。光明神國那邊應該也是,她們本來就沒幾個軒宇這種年齡的孩子。」

「玄風,帝后的孩子快要出生了!帝後跟大帝一樣,是神國的主宰!擁有著跟大帝一樣的高貴血脈,她和大帝的孩子……」白蓮一半不說了。

「不,我還是看好軒宇。雖然血脈很重要,但終究還是看機遇的,現在軒宇有大千位面的熾神殿傳承!更何況帝后的孩子不一定是男孩。」天武說道。

他還是看好軒宇的,就算軒宇的親生母親是大帝之妃,可那又怎麼樣!他是長子,長子繼承到的冷鋒的光明血脈的純粹度一般來說應該是最高的。。 「元落黎?你是辛裕的未婚妻,元落黎?!」寧清若驚呼道,目光在秦舒滄桑蠟黃的臉上來回打量,「可是你……」

不是說元落黎是大美女嗎?這怎麼看也是個中年大媽啊!

秦舒沒有理會寧清若的反應,而是轉頭看向褚臨沉,對上了他深沉中又帶著洞察的目光。

她淡淡地抿了抿唇角,抬手揭下臉上的面具,露出一張絕色的容顏。

「褚先生好眼力。」

聞言,褚臨沉冷峻的臉上恍惚閃過一絲笑意,抬手,修長的手指仿若隨意地掃過她的脖頸。

一股細小的電流沿著他的指尖竄入體內。

秦舒不自覺地身體一緊,褚臨沉已經把手收了回去。

她卻突然就反應了過來。

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