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辦的好。」

「那就行,我把你養這麼大,是讓你比我更成功的!」

「我一定可以的。」

卓父這才鬆了一口氣:「這次譚家幫了很大的忙,多去走動,嘴巴甜一點,你媽這邊有我呢。」

卓駿點頭,打算後面跑的勤快點。

卓父都來了,譚母來看望了幾次,也就沒來了。

病房不需要那麼多人,譚母安排了兩個護工。

周末唐幸厚臉皮的過來,理由還特別正當。

「阿姨,我想讓晚晚幫我補習數學,我對她的專業很感興趣,也想問問關於專業的問題。」

讀金融的就沒有數學不好的,誰能拒絕一個高三嗷嗷待哺的學生呢?

唐幸眨巴著眼睛,裡面寫滿了對知識的渴求。

「快進快進,晚晚當初的複習資料我都沒扔呢,你肯定用得上。」

譚母熱情招呼:「她還沒醒,我馬上去叫她,你在客廳吃點東西。」

譚母拿了很多吃的,全都是進口零食。

譚晚晚就這樣從暖融融的被窩裡被揪了出來,頭髮亂的跟雞窩一樣。

「小幸都來了,要問你學習上的事情,你快點起床。」

譚母打開衣櫃,給她挑了一個裙子放在床上。

「你那狗頭多久沒洗了?快點洗個頭,一點都不尊重客人。給你半個小時,快點!捯飭乾淨一點,我先留她吃早飯。」

「媽,到底誰是親生的!」

譚晚晚哀嚎。

譚母白了一眼,並不作答,又要火急火燎的下樓招待唐幸,半路被譚父拉住。

「至於嗎?以前晚晚又不是沒有同學上門做客,你這次怎麼這麼認真。」

「我喜歡小幸這孩子。」

譚母眉開眼笑。

「晚晚同學你哪個不喜歡?」

「不一樣!」

譚母也說不上來,就是特別對胃口。

可能這就是冥冥之中的緣分,丈母娘看女婿,總是越看越順眼的。

譚父不明白,看唐幸很難受,尤其是唐幸沖他笑,嘴巴很甜的喊叔叔,他更不自在。

老丈人看毛頭女婿,是一百個不順眼。

譚父覺得自己見鬼了。

莫名其妙的不順眼,沒道理啊,這麼優秀的孩子,哪個家長不喜歡?

。 「如果你不介意在這裏繼續做點什麼的話,那我也不會阻攔你。」

盛夏被他親的雙腿發軟,此刻只能站在門上,用門支撐著自己站好,這才得以在言景祗的面前維護著自己最後一份驕傲。

她知道言景祗這是在羞辱自己,但是捨不得對言景祗動手。她永遠也忘不了,自己出事的時候,是言景祗第一個衝上來的。

盛夏閉上了眼睛,無力地靠在了門上,她緊握著拳頭,讓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之中:「言景祗,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就算結婚的這三年,我們的感情生活不愉快。但後來我們的感情你都忘了嗎?對我這麼殘忍絕情,你的心裏真的就很舒服嗎?」

盛夏睜開了眼睛,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心裏也很不舒服,就像是被人揍了一拳一樣,心裏隱隱泛疼。但是直覺又告訴自己,言景祗一定不會無緣無故對自己這麼絕情的,她覺得不甘心。

言景祗的唇角微微勾起,那抹帶着嘲諷的弧度讓盛夏看得心裏不舒服。

「你想知道什麼呢?現在的你對於我而言根本就是個廢物而已。就算你現在當着我的面從樓上跳下去,我也不會對你有任何的感覺。所以你覺得,我會關心你嗎?」

盛夏死死咬着嘴唇,因為過於用力,她的口中都是血。但是她不敢給言景祗看,怕言景祗踩着自己的傷口繼續往上走,她會疼得受不住的。

「那你能告訴我,當年,你為什麼要選擇和我結婚?」

盛夏低低地聲音傳來,言景祗不由得多看了她幾眼。他的眼神晦澀難懂,一片幽深。

「你不是都已經知道了嗎?」言景祗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反問了她一句。

盛夏不相信言景祗是這樣的人,憑藉着前段時間和言景祗的相處。他對自己的好盛夏能感覺得出來那是出自真心的,她不相信言景祗會是抱着這樣的目的和自己結婚,她不想將言景祗想成那樣的人。

「景祗!」盛夏又喊了一聲,她抬起頭看着他問:「三年前,在我發生那樣事情的時候,你的出現,只是因為和我爸做了一場交易嗎?」

「你覺得呢?」言景祗這一次沒有猶豫,他痛快的回答著:「你覺得以你當時的身份和口碑,還有誰敢要你?」

盛夏的手緊了又松,鬆了又緊的,最後靠在門上。她低頭看着自己光在地上的腳,頓時覺得可笑。

當初阿離跟自己說這麼多的時候,她雖然生氣,但最後還是選擇了相信言景祗。如今親耳從他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話,盛夏心裏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她抬起頭沖着言景祗笑了笑,笑容明媚。

不等言景祗說些什麼,盛夏已經轉身將房門給打開,在言景祗的注視之下,她走下樓換鞋準備離開。

「去哪裏?」言景祗跟在她的身後問。

盛夏沒回答,都這種時候了,她去哪裏還和言景祗有什麼關係嗎?她換好鞋拿着手機往外走。

。 那麼管涔山裏面是啥,李如風瞬間想到,這裏面可能藏着清軍一隻野戰部隊,想在這裏伏擊大順軍和大同軍。

想到這裏,李如風冷汗涔涔,連忙下令之前去後山的部隊撤回來,又讓部將也趕回去,和聆總督彙報,管涔山很有可能有清軍野戰部隊,請求總督繞道而行。

此時,姜瑄已經回到軍營,和姜瓖彙報管涔山是清軍情報站,姜瓖不以為意,給了姜瑄五百士兵,讓他滅了山內清軍細作,其他人跟着繼續攻打太原府。

姜瑄領着五百士兵,一路馳行,趕到管涔山,卻看到李如風面如鐵色走來走去,李如風見他帶人前來,面色一喜,卻又露出失望。

「李都尉,你這是?」

李如風和他說道:「裏面怕是有清軍野戰部隊,你帶的這點人馬不夠啊?」

說話間,從山口走出來一大群裝備精良,氣勢如虹的清軍,兩人慌忙趴在地上,看着清軍像一條長龍,從山口走出來,至少有六千餘人,其中五分之一將士裝備火銃,還有戰車,火炮,騎兵,應有盡有,在兩人看來,這隻八旗兵武裝到牙齒。

這支部隊是清軍在太原府留守部隊,由多羅謙郡王瓦克達率領,瓦克達是代善第四子,多爾袞下令他帶領八旗部隊,從河南戰場支持山西戰場。

瓦克達率領大軍從河南進入山西,在山西南部擊潰陳永福,劉忠兩部,又在野戰中擊敗袁宗第,劉芳亮等部,破勢兩部退守平陽府,要不是李過率領后營部隊在沁州牽制清軍,瓦克達可以一路西進,攻破平陽府,招降唐通,將山西南部大順軍全部消滅。

李過牽制清軍,卻沒有餘力進攻,拖住瓦克達部隊數天後,見平陽府大順軍做好防備,連忙下令部隊撤退,瓦克達也不追趕,他的任務是支援大同府戰場,打退山西南部大順軍后,迫使大順軍沒有餘力支援大同府,從汾州進入太原府,和留守太原府的清軍匯合。

此時,他還不曉得姜瓖反叛,但仍舊率領援軍去支援大同府作戰的阿濟格大軍,他從太原城啟程之日,也是姜瑄在威遠城反正之時,兩軍幾乎同時相向而行。

在趕往大同府途中,瓦克達不停地派遣精銳斥候去探路,這些斥候大多是明八旗,是地地道道的明人,他們潛入到各個州縣,為大軍路過提供一手情報。

在寧武軍鎮,斥候發現數千百姓在這裏避難,於是他們也混入到百姓之中,想打聽到更重小道消息,卻突然被大順軍和大同軍給拉了壯丁。

這些斥候見到數千大順軍南下,也是大驚失色,阿濟格正在進攻大同府,怎麼還有大順軍從大同府南下呢?

部分斥候在晚上悄悄離開軍營,來到管涔山,這裏是清軍在太原府中部一個補給站,為路過大軍提供住宿,糧草和休息。

瓦克達率領部隊從河南北上,一路上血戰不斷,風塵僕僕趕到這裏,在當地清軍將領帶領下,全軍在這裏休整,準備明日前往大同府。

不曾想在黎明時,突然有斥候回來彙報,說是有一隻從大同府來的萬餘人大順軍,於昨日上午攻佔寧武軍鎮,在寧武軍鎮過夜,今日將會向太原城發起進攻。

瓦克達聽得一陣迷糊,莫非阿濟格在大同府敗了,大順軍發起反攻太原府,可又想想,阿濟格絕非庸才,怎麼會輕易被一群泥腿子擊敗?

他下令各部兵馬停止休整,計劃發起突襲寧武軍鎮戰役,將這隻突入到太原府大順軍擊敗,而前些天在朔縣被擊敗的清軍殘餘部隊,也撤回到管涔山,從他們口中,瓦克達得知這一隻大順軍,卻確實是向著太原城奔去。

如大同城被大順軍攻破,整個山西戰場將會糜爛,在大同府作戰的阿濟格部隊,將會遭到徹底擊敗。

他立馬放棄計劃,決定帶領所有部隊去寧武軍鎮會一會大順軍,部將勸說他可以在管涔山埋伏,等大順軍從這裏路過,全軍出擊伏擊大順軍,一戰打崩大順軍。

瓦克達卻否定這個建議,從寧武軍鎮去太原城有很多道路,要是大順軍從他其他道路進攻太原城,在管涔山不就是浪費時間嗎?

於是瓦克達盡起管涔山部隊,全軍向著寧武軍鎮前進,在大軍進攻前,瓦克達再一次增加斥候,這一次至少有十多隻騎兵斥候部隊往寧武軍鎮奔去。

李如風部下人數並不多,沒有實力吃掉所有斥候,等到姜瑄帶來五百士兵,才有能力擊敗部分騎兵斥候,可大部分清軍斥候騎兵已經跑遠,再去追擊也追不上。

李如風決定在管涔山去寧武軍鎮官道上阻擊清軍,給聆敬陽和姜瓖爭取撤退或者是發起進攻的時間。

姜瑄不可置信,和李如風說道:「李如風,你這是找死嗎?」

清軍有火炮,有騎兵,還有一千多火銃兵,他們這七百餘人,就算是在官道上結陣,也會被清軍一頓炮轟,再騎兵衝刺,不要怕一炷香時間,就會滅得精光。

「那也沒有辦法啊,能拖住清軍一炷香時間,也要拖住。」

李如風拔出腰刀,帶着部下就往前沖,姜瑄死活不同意,他說道:「咱們兵力本來不多,我們這點人死完了,不就更少了嗎?」

「那你要怎麼樣?」

「撤回去,和二位都督商議,怎麼擊敗清軍?」

在姜瑄強烈堅持下,李如風被迫帶着部隊撤回去,一行人風風火火撤退,在撤退途中和五六隻清軍騎兵斥候遭遇戰,清軍騎兵斥候人數並不多,李如風部下也都是騎兵,一番交戰下來,清軍斥候部隊敗走。

兩人趕回到寧武軍鎮,卻發現這裏空無一人,就在兩人百思不得其解時,王洪突然騎着快馬從軍鎮衝出來,和他說道:「快進城。」

兩人管不了其他,帶着部隊進入軍鎮,在鎮子裏面,發現部分大順軍和大同軍在軍鎮埋伏,王洪還告訴他們,姜瓖帶領兩千主力部隊在軍鎮外和清軍野戰,聆總督因為受傷,行動不便,讓張羅輔部和姜瓖一起行動,兩軍在城外和清軍野戰。 王子公園球場。

切爾西今天的比賽陣容名義上為433,實際站位更像一個4231,希丁克還是沒有讓此前在國家隊比賽中出現膝蓋不適的托雷斯冒險,齊策繼續擔任首發前鋒。

兩邊則是馬林和阿扎爾首發,中場,奧斯卡首次代表切爾西首發,邁爾和拉米雷斯在他身後活動,中後衛上大衛路易斯重回首發陣容,搭檔特里,兩邊還是伊萬諾維奇和阿什利科爾,門將則是切赫。

大巴黎這邊。

安切洛蒂今天身上的擔子很重,法甲冠軍對於大巴黎來說並不怎麼重要,有了這套陣容隨便踢踢都能輕鬆拿下法甲。

這些石油爹想要的是歐冠,歐冠才能讓他們重視起來。

聘請安切洛蒂,這位在球員和教練時代都拿到過兩次歐冠冠軍的主帥,也是為了歐冠。

如今的大巴黎非常義大利化,也許是石油爹對米蘭情有獨鍾,入主之後球隊的管理層請來了曾經AC米蘭的名宿萊昂納多,主教練也同樣是米蘭傳奇安切洛蒂,然後還買來了米蘭一前一後的頭牌球星,前面是伊布,後面是蒂亞戈席爾瓦。

萊昂納多和安切洛蒂都非常鍾情於意甲,除此之外,拉維奇,維拉蒂,西里古這些關鍵位置上的引援都來自義大利,據稱他們還看上了那不勒斯另外一位讓整個歐洲眼饞的鋒霸,是烏拉圭神鋒埃丁森·卡瓦尼。

今天大巴黎的首發陣容也是433,新援基本都上了個遍。

門將是義大利守門員西里古,後防線上,蒂亞戈·席爾瓦領銜,他和巴西同胞阿萊士搭檔中後衛,兩個邊路,左邊是巴西人馬克斯維爾,右邊是荷蘭人范德維爾。

中場方面,年輕的中場小將維拉蒂首發出戰,這位控球穩很有拼勁的小個子很快受到了巴黎球迷的喜愛,主要可能是外表也顯得呆萌可愛,加上身材矮小,在一幫大個子職業球員中的身高差也成了萌點。

除此之外,馬圖伊迪和蒂亞戈·莫塔也同樣首發出戰,鋒線上自然是茲拉坦領銜,拉維奇和小盧卡斯首發。

這也是現階段大巴黎理論上的最強陣容,足以見得他們對歐冠的重視。

當然,切爾西也非常重視。

希丁克為今天的比賽布置了新的打法,大巴黎作為新貴豪門,歐冠比賽肯定會比較激進,安切洛蒂對球員的使用肯定會盡其所長,這個陣容目前還不是安切洛蒂最擅長的,但不出意外,他們肯定會打得比較激進。

這就是希丁克今天讓奧斯卡首發在中場,馬林和阿扎爾去前面的原因,奧斯卡和邁爾在反擊中會非常犀利,他們傳球比較直接,馬塔更適合破密集防守,他的節奏不快,反擊會有點拖沓。

作為一個荷蘭教練,希丁克並不那麼傳統一定要進攻,要知道希丁克在執教生涯後期帶的都是一些不怎麼強的隊伍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在荷蘭聯賽之外,帶弱隊一味地強攻大部分死的都很難看,希丁克可不會犯這種錯誤。

賽前球員通道。

站在後排的伊布看著切爾西的球員出來,一直在往後看,終於看到了齊策,他也在最後面,正在和邁爾聊天。

「嘿,小子。」

伊布伸手拍了拍齊策的肩膀,齊策和邁爾同時看向伊布。

不等齊策說話,邁爾倒是先反應了過來:「歐!茲拉坦,一會兒可以和你交換球衣嗎?」

齊策和伊布都有些意外的盯著邁爾,伊布也很快反應過來,咧嘴一笑:「好吧,上帝他同意了。」

「謝謝!」邁爾連連點頭,原來伊布是他的偶像,也是,伊布這種性格總是容易受到邁爾這種壞小子的青睞,眼見邁爾一臉迷弟的樣子,伊布瀟洒一笑,揉了揉邁爾的腦袋。

這次他到挺乖的,在伊布面前他乖得和小綿羊似的。

當然,這種禮貌和溫順也是比賽之前雙方先禮後兵而已,上了球場就沒有什麼禮貌可言了。

巴黎聖日耳曼作為主隊率先開球,伊布在中圈將球開出,齊策從他身邊跑過去,而身後,邁爾馬上就跟著伊布一起跑了。

今天邁爾的一大任務就是幫助後衛去防守伊布,和齊策一樣,伊布也是個進高難度球的高手,這種球員就是要隨時準備和他爭奪足球的落點,不能給他太好的機會直接面對球門。

而切爾西的中場,邁爾和拉米雷斯分工比較明確,拉米雷斯去盯防後排插上的馬退敵,而邁爾在防守上的工作主要就是對陣伊布。

和偶像正面一對一交鋒,邁爾也鬥志高昂,他們很快就有了直接單挑的機會,小盧卡斯在邊路擺脫阿什利科爾之後將球給到伊布,邁爾猛然往前面一站,切斷了伊布和小盧卡斯之間的聯繫,兩人沒辦法做一個撞牆配合。

不過伊布反應也很快,腳下一拉一扣,將身體擺正。

距離球門還有點遠,但伊布就直接射門了!

腳頭很硬,射門也很准!

只可惜,打得太正了,切赫一步都不需要動,正面摘下伊布的射門。

「伊布的踢球方式還是那麼瀟洒隨意,大奉先的足球方式不得不說,確實和齊策是有幾分相似的,總是在人意料之外,又好像在情理之中,這個位置一般球員不會想著射門,恐怕也只有自信如大奉先才能有這樣的腳法和魄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