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中氣王虛無一與戰爭大臣看向那一襲白衣。

不禁瞳孔劇烈收縮。

他們看到了什麼!

來人彷彿一方大世界,浩瀚地宇宙星河,深不可測。

尤其是那一身氣血,簡直舉世難覓。

如上古魔神復生。

僅僅是看了一眼,雙目便猶如萬針攅扎一般,痛不欲生。

嗡!

這….怎麼可能!

戰爭大臣與虛無一瞠目結舌,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情況。

他們二人是何等修為。

可以說,他們二人便是中央世界巨頭般的存在了,一身修為震古爍今,罕有人可以匹敵。

但僅僅是看了一眼,雙目便痛不欲生,這是什麼情況。

這個女子到底是什麼人。

但不論是什麼人,既然敢來到死寂星,敢在他們面前放肆,便要束手。

他們有自信,可以鎮壓世間一切敵!

「好對手!」

虛無一緩緩開口,語氣充滿了激動。

「有意思……」

聞言,王語嫣微微勾起了嘴角,對於原著當中正人君子的氣王虛無一,她也算是稍稍感些興趣。

始一照面,她便知道虛無一是一位純粹的求道者。

真正的阻我道者,一切皆可殺的人物!

「虛無一!」突然之間,和平大臣說話了:「現在不是你表現個人情緒的時候,來人強橫至極,我們必須聯手才能斬殺她!」

他們對於虛無一的性子再為清楚不過了。

看見虛無一這副模樣,便知道他想單打獨鬥了。

可他們絕不會允許虛無一擅自行動。

「你們要怎麼樣,不關我的事情,我的事情是尋找好的對手,追求武道最高之境界。」虛無一冷冷開口說道。

嗯?

王語嫣微微抬首,這氣王虛無一倒是不凡,是一位不錯的對手,氣度不凡。

而且天資絕世,一身修為在當世也算頂尖的存在了。

只是目前還未成就千變萬化的境界,若是等虛無一成就千變萬化的境界,恐怕都能與粉碎真空的強者爭鋒了。

但也僅此而已。

王語嫣是什麼人。

虛無一與這八位巨頭雖然強悍,但在她眼中也只能稍稍提起她的興趣。

如今的她,雖然一眼看不死虛無一等人,但若是真正交手。

便是他們九人聯手,也不是她的對手。

轟隆隆!

下一刻,戰爭大臣率先出手!

國字臉上戰爭大臣,眼睛之中顯現出了無數戰爭的場面。

有仙人的戰爭,有凡人的戰爭,古往今來一切戰爭,濃縮進了他的雙眼之中。

他陡然間,在星空中一步踏出,大袖揚起,無數符文流光縱橫來去,化作一桿覆蓋百里星空的巨大旗幟。

這面戰旗,一片明紅,上面繪畫着似勾非鈎,似捶非捶,似刀非刀,似劍非劍,似槍非槍,似斧非斧,似車非車的兵器,蘊含着極其恐怖的殺伐戰意。

這一桿不滅戰旗,赫然是一件威能恐怖的神器。

戰爭大臣一處手就是全力而為,體內轟鳴之聲震動天地間無所不在的元氣,好似渡造物主雷劫一般的雷音。

他的真氣爆裂無比,真氣洪流說過之處,一切的存在全數被摧毀,一群搖曳火光的隕石群在真氣之下化作無數顆粒般的存在。

轟隆隆!轟隆隆!

巨大的爆破,如同不滅的戰爭車輪,滾滾響起。

只要看到這面不滅戰旗的人,心頭就陡然浮現出,戰爭的車輪滾滾而動,如同歷史的車輪,不可阻擋。

這一下出手,其餘七位大臣卻並沒有動,也沒有上來攻擊。

不過他們隱隱約約,調整好了位置,封鎖住場地,似乎要尋找到王語嫣的破綻,準備下一刻就是雷霆一擊,徹底把王語嫣毀滅在這裏。

他們每一位,都是最低八次雷劫,肉身巔峰人仙的存在。

轟!!!

王語嫣虛空一踏,無可形容的波動席捲星空,她身周的空間都被驟然爆的磅礴力量扭曲、鼓脹。

瘋狂的時空風暴,席捲了整個虛空。

一瞬之際。

不滅戰旗墜落。

那一襲白衣身不動,而三千青絲卻微漾,一根晶瑩的髮絲揚起。

噗的一聲,像是被天刀切割了一般。

那不滅戰旗一下裂開,瞬息之間四分五裂。

出手的戰爭大臣蹬蹬蹬連退十數步,血氣震蕩,大口喘息的同時,露出了驚懼之色。

真身未動,卻僅僅憑藉一根髮絲,瞬間粉碎了他的不滅戰旗。

要知道,即便是九次雷劫的高手,中央世界的領袖,虛無一的父親,虛易,也不可能憑藉一根髮絲粉碎他的不滅戰旗。

這位女子到底是何修為,難道是陽神不成?

「什麼!」

「怎麼可能!這股鋒芒!是強橫的刀氣!」

「那不是髮絲,而是一口天刀!」

「天地間何時出了這麼一位強橫的武道人仙!」

………

八位巨頭與虛無一,還有那垂死的五大神王紛紛震動。

憑藉一根髮絲粉碎了不滅戰旗,可以看出來很多東西。

不僅僅是強橫的血氣與身軀。

更是一身意志與道術的體現。

這位神秘的白衣女子,比他們想像中更強橫。

這一位起碼是八次雷劫,或者是九次雷劫,而且還是一位巔峰的武道人仙!

虛空中。

八位巨頭的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了。

一根髮絲斬碎一切,他們見識了從未見識過得東西。

什麼才是真正的無敵!

他們今日方才見識了。

同時,他們八位巨頭看向那一襲白衣的身影,就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紫筆文學 忍著寒冷,七拐八拐的,蘇沐慢慢的朝前走著。

漸漸的,前面的環境已經看不到石壁,四周全是冰,蘇沐覺得自己走進了萬年冰窟。

「這地方應該是末世來臨前就有了,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雖說蘇沐現在的膽子很大,但心裡依然有對未知的恐懼。

時間又過去一刻鐘,就在蘇沐的忍耐就要到達極限的時候,終於,前面沒路了。

一塊看上去一點雜質都沒有的冰塊靜靜的立在洞穴的盡頭,強光照射上去看著晶瑩剔透。

第一時間,蘇沐就發現了冰塊里有東西。

走近一看,冰塊的正中間有冰封著一個人類的嬰兒。

又見半感染體!

嬰兒看上去應該不到一歲,眼睛閉著,全身看著肉嘟嘟的。

要不是他的身體從額頭的位置開始,兩邊看起來完全不同,還算稱得上可愛。

一邊是粉嘟嘟的正常人類皮膚,另一邊卻是血管凸起呈現灰白色的皮膚。

一邊身體生機勃勃,一邊身體卻是死氣陰冷。

嬰兒身體這種詭異的樣子,讓蘇沐的心臟跳動速度都快了不少。

繼續走近觀察,蘇沐發現嬰兒正常人類身體這邊的小手是緊緊握著的,手裡應該是有東西。

蘇沐用反曲刀在冰塊上戳了戳,連痕迹都沒有留下一絲。

這還玩個屁啊……

眼前的冰塊如此堅硬,知道眼前的冰封嬰兒可能就是完成任務的關鍵也沒用。

連這冰塊都弄不開,怎麼繼續?

火燒?

好像不現實。

連反曲刀都無法在上面留下痕迹的冰塊,汽油燃燒那點溫度怕是不夠看。

「巨大的怪物……地底下鑽出來的……感染了很多人……還拿人類當食物……」

「呃!」

就在蘇沐思考著怎麼解決問題時,突然一個聲音直接在他腦子裡響了起來。

這聲音蘇沐其實不陌生,正是之前在大巴車上聽到的求助廣播。

這次就很離譜,居然是直接在蘇沐腦子裡響起的。

蘇沐猛的一驚,目光看向冰塊中的嬰兒。

「巨大的怪物……地底下鑽出來的……感染了很多人……還拿人類當食物……」

看向嬰兒的瞬間,蘇沐腦子裡的聲音又重複響起。

本來洞穴溫度就低,蘇沐一直在咬牙堅持,再加上這詭異的聲音,蘇沐頓時覺得身體的溫度在極速下降。

最後看了嬰兒一眼,蘇沐轉身飛快的往洞穴外面跑。

再不走,蘇沐覺得自己可能也會被冰封起來。

來的時候是慢慢走,邊走邊觀察,走的時候是飛奔,還越跑覺得身體越冷。

當蘇沐跑到廣場大坑的坑底時,頭髮和眉毛上竟然結出了一層冰霜。

好在坑底的溫度是正常的,蘇沐扶著牆壁,身體的溫度開始慢慢回升。

「系統,這任務我怕是完不成了,你要不要抹殺我啊?」

把心裡不滿的情緒用嘲諷的話說出來,蘇沐有點認命了。

剛才在洞穴里奔跑的十多分鐘里,蘇沐不止一次覺得自己下一秒就會變成冰雕,永遠塵封在地底下。

那感覺真的比死亡來得更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