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全身覆蓋着堅硬的盔甲,體質非常強健,雙臂的鈎爪有着能把汽車扯成廢鐵的破壞力,而且前端能放出毒素,是一種相當強力的精靈。

看着深淺紫色相間的龍王蠍,哲也腦海中瞬間浮現出相關的資料。

話說,沒進化之前鉗尾蠍的特性是什麼來着,他有些迷茫。

當時在聖安奴號上對戰的時候,解決鉗尾蠍太快了沒注意這一點。

算了,無非就是戰鬥盔甲或者狙擊手而已。

前者讓龍王蠍稍微能抗一些,後者讓龍王蠍的針對性攻擊更有效,差別不是很大。

而且,單從屬性上看,火焰雞還是比較有優勢的,它對惡屬性技能具有抗性。

哲也率先發動了攻勢:「火焰雞,使用火焰拳。」

只露出兩隻眼睛的他精光一閃。

在擂台戰中,格鬥系精靈才是無可置疑的王者。

火焰雞右爪懸在腰間,細碎的邁著長腿快步上前。

炙熱的氣息甚至傳到了周圍。

不少觀眾都往這裏看來。

「龍王蠍,鬼面。」

雷嗣冷酷的指揮聲傳來。

有着「沙漠惡魔」之稱的龍王蠍大嘴張開,顯得恐怖異常。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火焰雞的腳步只是頓了頓,然後便直接來到了龍王蠍的面前。

「轟」

燃燒着劇烈火焰的右爪揮出。

龍王蠍接連退了好幾步,身上泛起了焦黑的痕迹。

「咬住!」

見鬼面沒有起作用,雷嗣的聲音沒有任何的波動。

也沒管龍王蠍的身體如何,他直接下達了下一步的指令。

龍王蠍後仰的長脖頸以違背了物理學規律的方式瞬間回彈。

兩邊超大的外露尖牙散發着凜冽的寒光。

「接下來,噴射火焰。」

哲也的應對方式很是硬核。

雷嗣的眼中也第一次透露出了不可思議。

開什麼玩笑。

他知道哲也的火焰雞實力很強,天賦也很高。

但是,以敏捷聞名的火焰雞想要正面攔下擅長力量的龍王蠍,是不是太誇張了一點。

而且龍王蠍可是使用了咬碎的。

「你的實力進步很快,可惜,沒我的快。」

看着雷嗣,哲也充滿笑意的眼神說明了他的自信。

准天王級別的龍王蠍充分證明了雷嗣在過去一年裏的努力,可,火焰雞和他又何嘗不是。

早就來到准天王巔峰,甚至準備朝着天王級發起衝擊的火焰雞,配合上冠軍的潛力、平時的努力,在准天王級別就是無敵的。

這一點,哲也深信不疑。

他對火焰雞的信任,就好像火焰雞對他的信任一樣。

「哦嚇」

看着襲來的龍王蠍,火焰雞手腕上冒出了劇烈的火焰。

它興奮的大叫了一聲。

在所有人愕然的眼神當中,兩隻爪子就這麼直愣愣的迎了上去。

哲也對着雷嗣說道:「如果你用的是劇毒牙的話,沒準我還會讓火焰雞躲一躲。」

話音剛落,龍王蠍的前進趨勢就被攔了下來。

它的後肢在地上瘋狂的滑動着。

火焰雞手臂上的肌肉在不停的跳動,場地上深深的痕迹也說明它並不輕鬆。

就這麼僵持了大約三秒,火焰雞深呼吸了一口氣。

「砰」

在哲也莫名的眼神中,火焰雞一下子就被擊飛了出去。

「哈?」

他有些疑惑。

雷嗣鬆了口氣,隨後冷笑了一聲:「看來,你是太過於自信了。」

「怎麼了火焰雞?」

哲也沒去管雷嗣,而是詢問起了火焰雞的狀況。

不應該啊。

從地上爬起的火焰雞臉色有些發白。

「下」

它指了指龍王蠍的大嘴,那玩意,太臭了,起碼兩年沒刷過。

哲也頓時哭笑不得。

毒系精靈的嘴,你指望它能好聞到哪裏去,肯定是腥臭腥臭的。

有的時候,精靈對戰還真不是實力強就有用的。

精靈本身的身體特點也會成為決定性因素。

「欠考慮了啊。」哲也摸了摸自己的頭,「那就快速解決吧。」

他垂下雙手。

「龍王蠍,十字毒刃。」

看着他這幅模樣,雷嗣更加來氣了。

裝xxxx。

他大手一揮,趁着火焰雞修整的時間發起了攻擊。

龍王蠍雙臂的鈎爪一下子覆蓋了一層紫意。

這一次,雷嗣吸取了剛剛的教訓,沒有用惡系的攻擊而是採用了毒系技能。

剛剛的那一幕表明,火焰雞的力量即便沒有龍王蠍來的大,但也差不到哪去。

與其對拼力量,還不如用毒。

畢竟這才是龍王蠍的拿手好戲。

看着不斷靠近的龍王蠍,在哲也的指揮下,火焰雞也沖了上去。

7017k 穆楓和何政委決定讓『國刃』去執行任務,不僅僅是要除掉一個邪惡組織,更是要殺雞儆猴。

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邪惡組織勢力本來就很強大,更何況還要深入邪惡組織的大本營,林天成有些擔心『國刃』。

林天成問,「會不會有危險。」

穆楓面色嚴肅,「以佟寶兒,周雨萌,穆紅妝三人的實力,近身搏殺能夠以一敵百,當然了,戰場上面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了,不管是什麼樣的人物,都是有危險的。」

何政委寬慰道,「天成,特種作戰小隊執行任務是常態,保家衛國,戰場殺敵,這是他們的職業。我相信,以『國刃』特戰小隊的綜合實力,應該能很好地完成這次任務。」

林天成點了點頭,也覺得自己的問題有些可笑,事實上,抗洪救災都是有危險的,更何況深入敵營。

這個時候,穆楓遲疑了下,又道,「天成,外界傳言你葬身大海,江岸省那邊的情況有些不穩定。」

林天成心中一凜,用狐疑的目光看著穆楓。

如果是申市風雲激蕩,林天成可以理解,畢竟申市還是以萬世侯為尊。但江岸省風起雲湧,就讓林天成有些不能理解。

幾乎江岸省的所有大佬,都在林天成面前盡數低頭,後來,在羅少卿和凌遠山等人的努力下,江岸省更是鐵板一塊,他想知道,究竟是誰,竟然敢在江岸省興風作浪。

穆楓苦笑了笑,「龍虎山天師府的人。萬世侯去天師府捐贈過。」

林天成心中恍然。

他和天師府的天師恩怨由來已久,上一次他去天師府,弄出一個張天師顯靈,這才度過危機。

本來,林天成就覺得這種事情瞞不了太久,再加上萬世侯已經見識了林天成的諸多神通,到天師府去一說,天師府的人肯定會提前醒悟過來。

事實上,就算沒有萬世侯去捐贈,天師府的人醒悟過來,也只是時間問題。那群人對林天成的絕學可是念念不忘。

有龍虎山這種習武門派的人撐腰,一些有心人跳出來落井下石就很好理解了。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想了想,林天成道,「這次『國刃』小隊執行任務,我會親自帶隊前往。」

穆楓大吃一驚,「天成,你沒必要以身涉險。」

何政委也道,「天成,你要是有個什麼閃失,對整個軍方,對整個國家來說都是巨大的損失。」

林天成擺了擺手,「『國刃』小隊去執行如此艱巨的任務,陸影、冉冬夜、奚文倩三人的實力還沒有得到進一步提升,我不放心。而且,我覺得我還是太善良了,需要磨礪一下自己。」

最重要的一點林天成沒有說——他想看看,隨著謠言越傳越烈,江岸省究竟會有多少人跳出來。

等到他執行任務歸來,他要把所有心懷不軌的人打的身形俱滅,永遠都不能翻身!

穆楓和何政委兩人對視一眼,終究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對於龍虎山這樣的習武門派來說,不要說是他們,就算是國家機器,也不是說清理就能清理的。

傳承久遠的習武門派裡面高手如雲,而且也會為軍方輸送高手,制衡其他國家的高人。

也正因為如此,對各種門派,國家每年都有財政撥款,支持他們發展傳承,而且他們還能享有一些特權,允許他們快意恩仇。就算他們借著正義之名,行苟且之事,只要沒有太過分,國家力量也不會幹預。

就好像和共和國接壤的一個小國家,因為對共和國戰略意義重大,所以鑫胖動不動就大放厥詞,要採取令美帝等國家嚇破膽的行動,共和國雖然不滿,但也無可奈何。

只有等到國家足夠強盛,才能壯士斷腕,刮骨療傷。

許久,穆楓點了點頭,「也好。天成,你確實是太善良了,磨礪一下不是壞事。」

何政委道,「磨礪是好事,但你一定要記住,你不是去執行任務的,你的任務只有一個,活著回來。」

林天成心中微暖,點了點頭。

他現在也是半步化勁實力,加上其他的諸多手段,只要不是運氣太背,否則保命問題不大。

和林天成說明了情況,穆楓當即讓人集合了『國刃』特戰小隊。

六個英姿颯爽,清麗無匹的女兵,昂首挺胸,在穆楓和何政委林天成三人面前站成一排。

穆楓開始下達任務指令,「天宮大廈你們參與排爆的消息泄露,那個邪惡勢力已經在籌劃對你們進行打擊報復,我需要你們進入邪惡組織基地,對基地首腦人物進行剷除……」

這次執行的任務,便是傳說中的斬首行動。『國刃』小分隊的目標,就是深入敵後,對邪惡分子的領導人進行清理。

等穆楓下達完命令,何政委便開始做戰前動員,「以往,你們用血肉之軀,鑄成保衛國家的銅牆鐵壁,放眼世界,共和國都是邪惡分子的絕對禁區。這次,你們依舊要用行動告訴他們,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有沒有信心?」

「保證完成任務!」幾個女兵同時回答。

何政委點了點頭,「天成會和你們一起行動,不過他是非戰鬥人員。你們一定要保證他的安全。」

明天開始去執行任務,陸影等人有一天的休整時間。

在陸影等人離開后,林天成想了想,「穆將軍,我需要指揮權。」

上次林天成跟著陸影去拯救奚文倩的時候,由於林天成缺乏任務經驗,陸影等人並不是很配合林天成。

這次林天成同樣有些擔心陸影會犯經驗主義錯誤,畢竟,在某些時候,他的神通是別人難以理解的。

穆楓和何政委兩人對視一眼,略微沉吟便答應下來。

林天成雖然是非軍方人員,但上次林天成隨同陸影等人去解救奚文倩的時候,就是林天成力挽狂瀾。江岸省風雨飄搖,林天成還敢去執行任務,也能說明林天成有所依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