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那怪物,實在怪力驚人。

它一路追殺皇帝,已經越過了奉天門,進入了內城。竟然生生地殺出了一條血路。

而能救的普通人,寧橫舟已經救得差不多了。

「走。」他對着妙夷說道。

「啊?」

「去救皇帝。」

「哦哦。」

妙夷收起寶瓶,跟在寧橫舟身後。

她現在感覺這個長得好看的年輕男子,還算不錯。因為,他不會阻止她救治普通人。

師門中的師姐們、師叔們,其實對於她喜歡用寶瓶中的凈水去救治普通人,是頗有微詞的。

她們普通認為,既然是師門的重寶,而且對於修士效果更好,自然要留着專門救治修士。

而不是浪費在那些普通人身上。 秦構現在碰到的問題還是乾朝發展太快的老問題,現在那些官員並不是在某一個集團利益的推動下上位的官員,還是原來的那一套人。

就連那些富商或者匠人之子們在當了官員以後,也都認為自己是乾朝這個國家的官,不是商人或者匠人任何一方勢力的官,在匠人和商人的鬥爭中,自己這個官處於超然的地位。

主要區別在於,前者靠利益集團支持當官的官員,知道自己能當上官是因為他們能幫自己背後的利益集團獲取足夠的利益,所以行事時自然會多多考慮背後的利益集團,討好他們讓自己當上更大的官。

而像大乾現在這些的官員,他們覺得自己能當上官,是因為考試考得好,能當上官是因為皇帝需要他們輔佐治理這個國家。

這也就意味着,秦構哪怕再讓匠人和商人清楚他們之間是水火不容的關係,新黨和王安石一黨的黨爭也只會限於朝堂之上。

因為他們雖然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偏向不同的利益集團,但在他們看來,自己想給他們背後的利益集團爭取好處,只是想讓大乾發展更好這同一個初衷下產出的不同理念之爭。

而不是被自己背後的利益集團所驅使,為了給利益集團搶奪利益的爭鬥,匠人和商人矛盾再大,和他們這些官有什麼關係?

想清楚這些后,秦構知道,想要達成自己的目標,讓大乾亡於內亂,只能幫着那些利益集團培養出屬於他們自己的官,或者把現在這些官員的超脫地位拉下去。

關於這點要怎麼做,秦構還沒有思緒,不過大乾最近又出現了一個新玩意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因為大乾官員不得經商的政策,有大量官員想要把自己從商家手裏的股份賣出去。如果那些官員自己找人買,不好賣,更不能賣出去一個好價錢。

事關自身利益,那些官員就提議建一個股份交易市場,方便買賣股份,一開始他們只想用這個股市招攬大量商人,把他們手裏的股份賣出去就行了。

秦構卻想到了更多東西,他清楚股市可以扶持起一個國家的產業,可要是股市出問題了,那也很容易搞垮一個國家的產業。

於是他就把股市規矩改了一下,不單是官員可藉此出售自己手裏的股份,各類商家也可以將自己的股份在股市上交易,買了股份的人也可以在股市上再次售賣。

說完后還吹了一下這開設股市的好處,「請眾卿細想,若一個商賈的產業優良,只是苦於沒有資金,遲遲不能擴大生產,他又不想去錢莊借貸交付利息。

那他就可以把自家產業的股份放到股市上售賣,若有人買下了,他不僅有了資金,還有了一個合伙人幫着他經營產業,如此我大乾市場定會愈發繁盛。」

秦構當然不會這麼好心,開辦股市自然別有目的,只要股市一開,他身為皇帝,既是裁判員,又是運動員,那在股市上面割韭菜那還不是連根挖,根都挖了,大乾產業可不就……

況且他故意將股市的規矩定得很寬,就是為了他日後走後門。

不過那些官員也都能想到一些問題,李錯先想到了秩序方面的問題,問道:「啟稟官家,若一個商家只想售賣一半股份,結果在開封府股市售賣了自家產業的一半股份,而江寧府股市與開封府股市路途遙遠,不知此消息,又把那一把股份賣出去了。

又或者在其他多個股市都賣出去了,此等事又該如何處置?」

見一個後門沒了,秦構心裏一痛,臉上卻笑着回應道:「那就只在開封府設立股市。」

呂惠卿也接着問道:「啟稟官家,如今我大乾部分商賈手裏產業都有他人蔘股,若是有商賈謊稱其產業全為其個人所有,售賣股份又該如何?

而且若是有一些商賈在售賣股份時,實際只有一家作坊,卻吹噓有十家,將股份全部以高價售賣一空后,又該如何處置?」

又一個後門沒了,秦構只能解釋道:「那就讓有司先查證股權,查證其產業究竟如何,只有拿着有司證明的產業才可上市。」

王安石又問道:「那若是有商賈在售賣自己股份時定下高價,之後再用自己將其買下,或者用這種哄抬價錢,藉此斂財又該如何處置?」

秦構一挑眉毛道:「股市有風險,交易需謹慎,自己買的東西到底值多少錢,應當自己要分辨出來。」

這話一出,那些官員都知道這股市將來肯定少不了大漲大跌的事。

王安石又問道:「小民無知,容易被暴富之事所誘騙,請官家不許小民入股市交易。」

秦構被問煩了,「王相,如今你以登臨相位,這等細枝末節之事就莫要拿到大朝會上說了,只要能讓商賈入股市,還能讓其自由交易,其他的你都看着辦。」

「臣明白。」

朝會結束后,股市就成了那些大乾官員們最關心的事,於是只用了三天,開設股市的各種章程就定了下來。

同時那些官員也都要了一年去售賣自己手裏全部股份的時間,這些人都是人精,很清楚將來股市會有波動,都想把自己手裏的股份在最高點的時候賣出去,全都不急着賣。

秦構也對股市的事十分關注,股市還沒開他就知道了那股市的規矩,看了那些規矩后不由得對那些官員的能力咋舌。

大乾的商人想要售賣股份時,必須先寫清楚自己要售賣整體產業的多少成股份,這幾成股份要分成多少支股票,一支股票有多少股份,又要賣多少錢。

每次買賣都會有留存交易雙方的各類信息,如果查到有人用左手倒右手的方式惡意控制股價,就會施加重罰。

同時大乾朝廷禁止普通百姓進股市的辦法也很簡單粗暴,那就是交門票錢,想進股市必須先交一百貫錢買個門票,之後就能隨便進股市買賣了。

甚至還有人想出來每進行一次股票交易都要繳稅這種招,還因此想出來印花稅,民間有什麼交易都可以找朝廷蓋章,朝廷也會留存一份交易檔案,最後視交易金額繳稅。

不過這些問題在秦構看來都不是問題,只要股市是自由交易的,那就是誰有錢誰就是莊家,這乾朝有誰能比他更有錢?

7017k 面前的女鬼是「鏡中鬼」。

也是地縛靈的一種,這些知識,石少堅在石堅身邊的時候學了不少。

雖然以前的石少堅是個紈絝惡少,但是他的天資聰慧,學過的東西都記得清楚。

比起秋生跟文才更勝一籌。

不得不說,基因遺傳是最直接的天賦。

老子石堅是天才,生出的兒子也不差多少。

石少堅一步一步的走到對方面前。

「你太急於找替身!我要是你的話,便乖乖的潛藏在鏡子裏邊,那樣我處理起來會更加的棘手。」隨着石少堅的腳步靠近,女鬼朝他撲過來。

鬼附身的紅姐力量大得出奇。

數百斤的力量把石少堅撲倒在地上,纖細的食指宛如尖銳的毒刺,慢慢刺入石少堅的脖子。

石少堅用膝蓋頂住對方腹部,一發力,將對方踢出好幾米。

但是力量之上,相差甚遠。

鬼附身的紅姐撞在牆壁之上,一雙碧綠的鬼眸閃爍詭異地光芒,盯着石少堅。

她驚懼對方,慢慢的靠着牆壁挪動腳步,在來到角落之後,再也無處可走。

「看你往哪裏走!」

女鬼咽下一口唾沫,「求求你放過我,我真的知道錯了。」

石少堅搖光腦袋,「今晚上,你叫破喉嚨也沒人救你。」

等等,好像不大對,我可是行俠仗義,替天行道的道士,為什麼畫風有些不對勁。

女鬼也滿腦子問號。

我可是凶神惡煞的地縛靈,為什麼感覺如此無助,可憐。

對視一秒后,一人一鬼繼續一個逼近,一個後退。

石少堅:「……」

女鬼:「……」

石少堅指著天花板的紅姐,「你下來。」

「不!我不下!」它的語氣透露絕望,像極了奮力抵抗的無助女子。

女鬼此刻,就像蜘蛛一般,腦袋朝下,手腳倒掛,竟然反牛頓爬行上去。

僵持了幾分鐘。

女鬼似乎發現對方也拿它沒辦法。

女鬼就在想,要是對方有辦法,早就動手了,現在遲遲不動手,一定有問題。

「你殺不了我。」

石少堅有些心虛,「誰……誰說。」

「果然!你小子在虛張聲勢。你根本殺不了我。」女鬼的語氣開始轉變,透露出一絲堅定與得意。

「我只是今天出門匆忙,忘記帶法器。」

「諸多借口!」

「誰特么來這個地方是斬妖除魔的。我是勸人從良的。我也勸你善良,早點讓貧道度你投胎。」

女鬼篤定,對方是真的不行。

剛才對方說得頭頭是道,有模有樣,可惡,還讓他裝上。

沒想外強中乾,差一點就被他唬住。

所以,現在給我死!

女鬼衝上面俯衝,雙手化作利刃,十道利爪從四面包夾。

「噗嗤~」

沒入大半,手指根部,滲出粘稠的血液……

滴答滴答。

石少堅咬緊牙,幾乎咬碎。

女鬼得逞,露出陰笑。

「果然,虛張聲勢。你死定了。」手繼續深入。

稍微一動,就痛入骨髓。

深入,再深入!

石少堅咬着牙,「喂!你這手法……加藤的吧。」

「什麼?」

石少堅心念一動,切換「屍妖」。

屍氣、妖氣交織,一張毫無血色臉緩緩抬頭。

感受到氣息變化,女鬼震驚起來,「你不是人?」

石少堅露出真容,「這個秘密,只能死守。」

石少堅抓住對方的手,「噗」一下拔出來,傷口處,縈繞一股屍氣與妖氣交織的霧團。

傷口,迅速的癒合。

石少堅一甩,女鬼重重的砸在牆壁上。

女鬼爬起來,驚恐的看着石少堅,「你……你什麼?」

石少堅一步一步的走到對方面前,嘴角上揚,露出犬牙。

地面,每走一步,都散發濃郁的氣息……

這種混雜妖氣與屍氣的氣息,在迅速提高。

比起區區的鬼氣,已經呈現壓倒性的威壓。

女鬼想逃!

但是……她驚恐的發現,對方的氣息已經如同毒蛇纏繞在自己身上。

想動,自己的鬼魂被禁錮,無法擺脫這一具肉身。

直到,石少堅走到面前,一隻手掐住對方,擰起來打量。

這種眼神……自己在這個怪物面前,就像螻蟻那麼脆弱。女鬼後悔的想到。

石少堅張開口……口中狂風倒吸。

噬魂術!

女鬼的的魂魄,生生的從紅姐肉身剝離出來。

一聲空靈的慘叫回蕩房間,緊接着,從紅姐身上脫離一道人形,被石少堅吸入腹中。

【獲得地縛靈技能:幻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