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深呼吸一口氣,把自己的亂跳的心臟安撫下來。

沒關係,雖然落後那兩個人一步,但手裏的題目都斟酌的很好,起碼進入第三輪是沒問題的。

大叔給自己打了打氣,低下頭把自己想了好久的那道題目添上。

沒有一會兒,他也檢查好自己的答案,確認沒有什麼遺漏后,也提前交了卷子。

提前交卷子的不多,整場下來,也就六七個人左右。

冬院那四個都是提前交的,所以其他人看他們就有點不順眼。

今天的成績,是在下午就可以出來的,所以大家都等在考場外面。

等成績出來,就會按照排名分院子,其他沒能留下來的人,就可以離開了。

那天跟着大叔回過冬院的幾個人看過來,沒像別人一樣孤立他們,反而往這邊過來。

一笑坐在最裏面,冰山青年坐在她附近,鄰家青年一直纏着一笑,非要學正骨。

這麼多天了,一笑一直沒搭理他,但青年百折不撓,一旦見面就纏上來。

他說的多了,另外兩個人也知道一笑會正骨了。

大叔更是感覺自己必須得防備那個小姑娘。

那個冰山倒是沒什麼想法,始終都擺着個冷臉,除了大叔誰都沒聽過他說話。 聽著身後傳來的衣物摩擦的聲音,夏天靈將神識死死地壓制在識海之中。那感覺十分煎熬,他只能不斷在心中默念:不行不行,我是正人君子,我是正人君子,我是正人君子……

「換好了,你轉過來吧。」

如同天籟一般的聲音響起,夏天靈以肉眼難辨的速度飛速轉身,看到了讓他此生難忘的一幕。

換上了比基尼的朱竹清那寬廣的胸懷和洶湧的波濤被泳裝襯托的淋漓盡致,如此惹火的身材無異於絕世尤物的稱呼。

汝不巨何以聚人心?

那深邃的溝壑如同奪人心魄的妖魔,傳來讓人難以抵擋的強大吸引力。

如果這一幕被前世的lsp們看到了,不知道多少人要在鍵盤上飛快的打出「嗨,老婆!」

一向老實巴交的夏天靈哪裡見過這個,只感覺一陣熱流從胸口直衝上鼻腔,只差那麼一分一毫就要噴涌而出。

忍住,忍住,不能流,太丟人了!

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

他在腦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念著道祖傳下來的清靜經,將自己那些大家都懂的念頭狠狠地按了下去。

「竹清,你真好看。」

夏天靈由衷的誇讚了一句。

朱竹清這身材真的是絕了,沒話說,放在前世絕對是傲視整個模特圈的存在。怪不得戴沐白那個死渣男能迅速回心轉意浪子回頭,呸,明明就是饞小貓咪身子,下賤!

「……謝謝。」

「咳,那站過去我們準備開始吧。對了,你先把我戒指里的灶台、食材、材料什麼的拿出來。」

手忙腳亂的完成了開始之前的準備工作,對小貓咪的史詩級加強也終於即將開始。

不同於原著中唐三摘個花都快把自己弄個半死的情況,夏天靈輕鬆走到冰火兩儀眼交匯的位置前將幽香綺羅仙品插了下去,而後用神識同時操縱金刀跟玉刀將兩株仙品拔了出來。

八角玄冰草與烈火杏嬌疏在空中被夏天靈的精神力迅速壓縮,準確的飛進了早已等候多時的朱竹清的嘴中。

兩大仙品一入口,朱竹清立刻開始使用夏天靈教他的方法,飛速化解著二者融合而成的藥力。

好冷,不,好熱!

極寒與極熱兩種能量在朱竹清的體內交匯,如此的衝擊讓她的精神苦不堪言。

我還能堅持,絕不能辜負了他的心意和如此珍貴的藥草!我要變強!我不能拖他的後腿!我要跟他站在一起!

煉神決的威能在此刻展露無遺。

雖然僅僅修鍊數個月,但經過阿薩辛神力與煉神決捶打過的精神力無比堅韌強大,對於原著當中將唐三折磨欲死的精神衝擊,朱竹清受到的痛苦遠沒有那麼強烈。

見朱竹清的身體開始顯露出紅藍交替的顏色,這證明藥力已經激發而出。夏天靈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了其他念想,迅速開啟真龍武魂將她抱起,兩人一同進入了冰火交匯之處。

對於尋常人來說觸之必死的冰火兩儀眼泉水澆灌在強大的真龍之軀上,就如同普通的冰水與熱水,除了一冰一熱讓夏天靈有些不太適應以外,對他來說幾乎沒有任何的危害。

夏天靈與朱竹清面對面,掌對掌盤膝而坐,利用神識獨特的特性深入她的經脈,幫助她一同梳理著來自冰火兩股力量的狂暴洗禮。

不同於原著當中的唐三下水就完全變成了昏迷狀態,朱竹清在煉神決與夏天靈的幫助下還能保持著清醒,主動引導冰火能量對自己的身體進行改造,其效果要比原著當中的唐三好的多得多。

在朱竹清的淬體走上了正軌之後,夏天靈就結束了對她的輔助,上岸換上了一身新衣服。

看著溫泉之中上下起伏的小貓咪,他只覺得無比賞心悅目。

時間就在這「鴛鴦浴」之中飛速的流逝,轉眼間就過了一天一夜。

次日上午,完成了這次淬體的朱竹清緩緩睜開了眼睛。此時的冰火兩儀泉水再也不會對她造成半點危害,就如同尋常的洗澡水一般。浸泡在其中非但沒有一點事,反而非常舒暢。

聽過講解的她知道,這是兩種藥草的功效,也是冰火煉金身完成了的標誌。

此時的她百毒辟易,水火不侵。

站在冰火兩儀眼之中,朱竹清下意識的完成了武魂附體。

經過了兩大仙草改造的她武魂早已經發成了蛻變,幽冥靈貓不再單純只具有那麼輕微的黑暗和空間屬性,如今更是有著深藍和暗紅色的條紋,一眼看上去從原先的純色小黑貓變成了有些虎斑的感覺。

「我,我四十級了!」

朱竹清看著自己身上的變化,驚喜的叫到。

原著中的唐三在被動的情況下進行淬體,實際上大部分的藥力都被他在無意識的情況下浪費了,這才僅僅從三十四級提升到了三十七級。

而朱竹清在淬體的過程中全程清醒,加上二人的不斷引導,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嬌疏兩大仙品的藥力沒有被浪費半分,直接讓她提升了六級之多。

如果不是藉由一半的藥力進行淬體,朱竹清怕是直接就要飆到四十五六級的程度去。

「嘿嘿,那當然,竹清,恭喜你。」

夏天靈走上前去遞上了一條毛巾和一疊新衣服。

不過朱竹清並沒有伸手去接,而是直接跳進了他的懷裡,雙臂環繞他的脖頸,兩條修長的玉腿夾住了夏天靈的腰,將頭枕在他的肩上,給了他一個深深的擁抱。

「天靈,謝謝你。」

「咱們倆之間還用說謝嘛。」

感受著那驚人的彈性,夏天靈差點把持不住。

「來吧,快把衣服換上。」

朱竹清臉上一紅,鬆開了雙臂將毛巾和衣服接過。

「你不許偷看。」

「那必不能夠,我是那樣的人?」

朱竹清在他轉身過後飛快的將衣服換了上去。

「修鍊了一天一晚餓了吧?來吃點東西。」

「好。」

修鍊了一天一夜,朱竹清此時是真有些餓了,瞬間化身小饞貓,在夏天靈早就準備好的餐桌上風捲殘雲了起來。

「天靈,你自己不吃一株仙草嗎?你吃的話作用應該更明顯吧?」在吃飯之餘,朱竹清開口問道。

夏天靈看著她嘴裡塞得鼓鼓囊囊可愛的樣子,輕輕搖了搖頭,「我吃仙草意義應該不會太大,我的底蘊已經足夠強,仙草對於我來說效果如同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我找獨孤博弄這個葯園子,主要目的在於你們。」

「那你豈不是很虧?」朱竹清停下了手中揮舞的餐具,眉頭緊蹙,「你廢了半天勁,自己卻什麼都沒得到……」

「哈哈哈,怎麼能是什麼都沒得到呢?我這不是還得到了變強之後的你嗎?」

看過了朱竹清的泳裝限定之後,夏天靈的臉皮又變厚了一些,騷話張口就來。

朱竹清被他日常調戲到臉紅,再次悶著頭開始乾飯。

「雖然仙草對我來說意義不大,但是冰火兩儀眼裡的兩個存在對我來說卻是有著更為重大的作用。」

「兩個存在?那是什麼?」

朱竹清再次抬起了頭。

「就在這冰火兩儀眼之下!」

夏天靈伸出食指向下指了指。

熟知斗羅大陸各種隱藏設定的夏天靈知道,這作為三大聚寶盆之首的冰火兩儀眼並不是奪天地造化自然形成,而是在外力作用之下才突然誕生的。 辛晟見小傢伙對自己袖口的徽章感興趣,索性任由他拿在手裡把玩。

他看向秦舒,問道:「剛才你說你們遇到歹人,知道是誰的人嗎?」

「應該是韓家的。」

「他們為何針對你們母子?」

秦舒垂眸,搖了搖頭,「不知道,也許……是為了對付褚臨沉?」

說著,朝巍巍看了一眼。

辛晟也順著她的目光,看了眼小孩子,臉上籠起了一抹淡淡的寒意。

只聽他緩緩說道:「這韓氏,確是囂張。」

說完,問道:「你們是要去富康醫院?我正好去看看褚夫人,可以送你們過去。」

秦舒聞言,面色微變,連忙擺手說道:「不不不,辛先生,我們剛從醫院出來。」

她的反應,讓辛晟有些奇怪。

首發網址et

他銳利的目光掃過她心事重重的臉龐,說道:「有什麼難處,但說無妨。」

秦舒抬頭看向他,遲疑了一番,才勉強說道:「其實,我們準備去港口。」

辛裕聞言,很快地便明白了過來,露出些微訝異和不解,「你這是要走?」

「嗯。」秦舒點了點頭。

辛晟說道:「以褚家和韓家如今的形勢,你帶著孩子孤兒寡母的,現在離開可不是明智之舉,像剛才的情況,隨時可能遇到。」

「我知道。」

秦舒抿了抿唇,抬起頭來,鄭重地看著他,「可如果不走,跟褚臨沉繼續糾纏下去,韓家更不可能放過我們母子倆。我們為什麼會被針對?不就是因為跟褚家牽連不清么。」

辛晟有片刻的怔然,一時竟然無言以對。

本以為,能讓他無話可說的人,除了若晴,這世上也找不出第二個了。

沒想到,這兒遇到了個秦舒。

辛晟嚴肅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笑意,揚聲吩咐司機:「老楊,前面路口右轉,送秦小姐她們去我的別苑。」

「辛將……先生,咱們不去醫院看褚夫人了?」

辛晟擺了擺手,「不是有寶娥在么,咱們不懂醫,去了也幫不上忙,晚點去探望不影響。」

司機老楊不再多說什麼,在路口調頭。

秦舒卻一臉莫名,疑惑地看著辛晟,重複道:「辛先生,我們要去的是港口,您……」

「秦小姐,你不用緊張,我這麼安排是為了你們母子的安全著想。相信我,如果韓家真要對你們動手,你們就算到了港口,也不一定能安全離開。」

辛晟打斷了秦舒的話,好整以暇地看著她,提議道:「不如就暫時在我的別苑作客幾天,別的不說,我能保證你們毫髮無傷,也能保證褚家小子找不見你。」

言語之中,無比的自信。

像極了一位征戰沙場,長勝不敗的大將軍。

秦舒聽明白對方這樣安排的用意,不禁動容,連忙說道:「謝謝!辛先生,你我素不相識,沒想到您竟然如此相助,我實在是感激不盡!」

辛晟輕笑了下,眼裡突然露出一抹深意,「若是真心想謝,我倒是對你和柳昱風的事兒有些好奇,不如,你給我講一講?」

秦舒愣了下,說道:「其實,我和他也沒什麼……」

不過,辛晟既然問了,秦舒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前往別苑的路上,她便把自己跟柳昱風在國外相識的過程都告訴了他。

辛晟聽到秦舒給柳昱風治療的事情,不禁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你竟然治好了昱風身上的死神病毒?」

「死神病毒?」秦舒第一次聽到這個稱呼,然後反應過來,「您說的是conx01病毒?」

辛晟點了點頭,雙手交叉放在膝蓋上,神色深沉了起來,「去年8月份在西部爆發的神秘病毒,一旦感染,七天內發病即死。這病毒一開始是從一家農場里傳出來的,後來不知怎麼穿過了邊境,導致西部防線的部隊里大批士兵感染,死傷嚴重……」

說到這裡,辛晟似乎驟然意識到什麼,止住話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