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三下,就彷彿是在敲鑼一般,直挺挺地往天花板上撞去。

隨後,伴隨着一股鮮血從萬磁王的後腦溢出。

他,徹底昏迷了過去!

直到臨昏迷的前一刻,他也搞不明白,這突然出現的、會使用念力操控萬物的強者,究竟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啪!

望着萬磁王從天花板上墜落而下,蘇沫這才徹底地安下心來。

但他轉念一想,現在X市中仍有大量邪惡變種人還未清剿。

遠的不說,單說現在鐘樓之外,就有幾個萬磁王製造出的機械人守衛,以及劍齒虎呢。

「那個,咳咳,首先,你不要再稱呼我為『主人』了。」蘇沫將手按在了念動力俠的肩膀上,對他說道。

「那我應該怎麼稱呼您?」

「叫我蘇沫,或者蘇哥之類的就好。」蘇沫簡單直接地說道。

畢竟這念動力俠單看容貌,似乎要比自己大上一些。

讓人家叫哥,多多少少顯得有些不妥。

「好的,蘇哥。」念動力俠答道。

蘇沫擦了把額前的汗水,也不去計較稱呼之類的小事了,再次對念動力俠命令道:「現在,X市,包括我們外面的廢棄樓群里,還有許多邪惡變種人。

你所要做的,就是先去幫着把他們清理了,嗯……也就是把他們抓到X市的監獄里去。」

「好的,蘇哥。」念動力俠再次答道,隨後就要出門。

他相比於雪女和屠夫,似乎要更為理智一些,一言一行都透露著無比的沉穩。

「對了對了。」蘇沫再次叫住了他,繼續說道:「別認錯人了,像金剛狼他們,其實是我們的夥伴,你要問清楚了再抓。」

蘇沫生怕他給金剛狼和暴風女等人幫了倒忙,再次提醒道。

他之所以會在此時派念動力俠去清場,一方面自然是因為他是S級英雄,擁有極強的實力。

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現在尚且還有行動能力的,也只剩下他了。

雪女和鋼鐵戰車,此時都還倚靠在牆角,看上去短時間內是無法再戰鬥了。

而蘇沫自己,雖然還能走,但畢竟身上有傷,加上X教授等人還在地下室中,等著自己去救呢。

因此他現在,也只能派念動力俠出去了。

「好的,蘇哥。」念動力俠再次應答道。

隨後他便猛地推開了鐘樓的大門,大門上的鐵鎖在他念力的驅使下,輕易斷成了兩半。

剛一出去,便是槍林彈雨般的掃射。

與此同時,劍齒虎還像只惡狼似的朝他撲來!

但這些,在念動力俠的眼裏,都如同是毛毛雨一般。

子彈的彈道輕而易舉間便被他給扭轉了,隨後彈如雨下,齊齊射進了劍齒虎的脊背上。

片刻之後,縱使身體強健如劍齒虎,背後也是血流如注,沉沉地倒在了地上。

緊接着,那幾個機械人守衛又準備抬槍射擊之時,它們的槍管,突然猛地折成了兩段。

一連串的叮鈴咣啷之聲響起,它們,徹底失去了武器!

但這,還不是念動力俠的全部。

他再一抬手,這些機械人的身體便呈180度的扭曲了起來,隨後,一連串的電子音響起,這些機械人的腦袋,也紛紛滑落在地,發出一連串的叮咚之聲。

念動力俠繼續往前走着,忽然,他看到在廢棄樓群中的一條小巷裏,一個渾身是血、皮膚深藍的男人正扶著牆,彷彿蝸牛似的緩慢走着。

「你,也是邪惡變種人嗎?」 「她怎麼會來死亡沙漠了?」周震天心裏驚疑不已,不過更多的是擔憂。

他知道秦紅玉幾人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和施飛羽幾人硬拼,但若是紅玉姐不顧自身安全,強行來救他們,那可就太糟了。

「紅玉姐,秦紅玉?」施飛羽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按理說,老五老六這會應該憑藉着手裏的鬼笛,讓秦紅玉的小隊全軍覆沒掉了才對,怎麼可能還會來死亡沙漠,難不成老五老六失手了?

施飛羽疑惑着想著,抬頭和老二屠斌對了一眼。

接受到了老大遞過來的目光,屠斌心裏也是一陣驚疑,思考了一會,緩緩開口道:「老大,若老三老四說的沒錯,估計老五老六這會已經失手了,依我看,這倆人能不能留住性命都很難說。」

「沒用的廢物,死了更好!」施飛羽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老大,如果真是秦紅玉那幫人,估計他們就是來救周震天的,那咱們獵殺獨眼巨人的計劃還要繼續進行嗎?」屠斌小心翼翼的說道。

「到嘴的肉沒有不吃的道理,計劃當然要繼續進行了。」施飛羽提高聲音說了一句,隨後陰冷一笑道,「他們不是想來救周震天嘛,那就讓他們來救好了,正好我還擔心用來誘捕獨眼巨人的籌碼不夠呢。」

「施飛羽,有啥招你沖我來,對幾個女人耍手段,算什麼爺們!」

聽到施飛羽想要把秦紅玉幾人一起捉來,周震天頓時大怒,扯著嗓子大聲吼道。

「老四,讓他住嘴!」施飛羽雙眉一挑,高聲喝到。

「好嘞,老大!」一直在旁邊摩拳擦掌的老四徐奎,終於得到了施飛羽的命令,轉身就是一記重拳砸在周震天的臉上,隨後又是接連幾記重拳招呼在周震天的腦袋上,直接把他打暈了過去。

「大哥!」

「姓徐的,有種你沖我來!別動我大哥!」

跟周震天一塊被綁來的幾個兄弟,看到自己的大哥被打,全都群情激奮,掙扎要站起了反抗,不過全都被徐奎上去暴打了一頓老拳。

「老二,既然有人想從咱們手裏搶人,咱們可得好好準備準備啊。」施飛羽沒有理會施暴的徐奎,而是轉頭對着老二屠斌冷聲說道。

「老大放心,只有他們敢來,我保准讓他們有命來,沒命走!」屠斌嘿嘿的獰笑了起來,雙目之中閃出駭人的寒光。

死亡沙漠中的黑夜要比白天更為恐怖。

一入夜,呼嘯的黑風捲起漫天的黃沙,直接可以將一頭牛吞沒。

楚焱三人在曾豹的帶領下,一路急行,終於在天黑之前趕到了施飛羽小隊駐紮的營地。

「紅月姐,前面那個背陰的峽谷,就是施飛羽小隊營地駐紮的地方,隊長和其他隊員也被關押在那裏。」曾豹指著前方說道。

三人順着曾豹的手指往下看,發現在峽谷下面避風的地方,有幾個並排的大型野營帳篷,應該就是施飛羽營地駐紮的地方。

「那咱還等什麼,直接衝過去把周大哥救出來。」秦紅玉說着就要往下沖,不過卻被楚焱一把拉住。

「紅玉姐,先別着急,施飛羽小隊中的隊員都是些厲害角色,咱們就這麼直接衝進去救人,很可能會打草驚蛇。」

楚焱拽住秦紅玉,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旁邊的洛瀟瀟和曾豹也肯定的說着。

「那咱們就這麼乾等著?」秦紅玉皺着眉頭道。

「紅月姐,你放心,我已經想好了辦法?」楚焱盯着面前施飛羽的營地,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兄弟們,你們怎麼樣?傷的重不重?」

被徐奎打暈過去的周震天逐漸蘇醒了過來,艱難的轉動着身子,對着他手底下的人詢問道。

「大哥,我們沒事,都是些皮外傷。」其中一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光頭漢子吐出一口血沫,擔憂的說道,「大哥,我剛才聽到施飛羽那伙人正聚在一起商量事情,估摸著是在合計怎麼暗算紅玉姐。」

「特么的,這幫畜生,就會幹這種不要臉的勾當!」周震天罵了一句,不過心裏也越來越擔心了。

秦紅玉對他有救母之恩,而且這些年也沒少照顧他們這幫老兵,真要是出點什麼事,他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賠的啊。

周震天咬了咬牙,臉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堅定,轉頭對身邊的人說道:「施飛羽那個畜生,就是想拿咱們兄弟幾個的性命來威脅紅玉姐,兄弟們,咱們幾個都受過紅玉姐的大恩,就是死,也不能讓施飛羽有機會傷害到紅玉姐。」

「大哥,咱們兄弟幾個命早就交給你了,你有啥想說的就說吧,我們兄弟幾個聽你的!」

光頭漢子朗聲說道,旁邊幾個漢子也跟着點頭,幾人的臉色全都是一片堅定坦蕩。

「好兄弟!」周震天心神激蕩,聲音顫抖著說了一句,「咱們幾個的命,與其被那個施飛羽拿來威脅紅玉姐,後來還要被他當成獵殺獨眼巨人的誘餌,不如咱們兄弟今晚上就自行了斷!」

「我倒要看看咱們人都死了,施飛羽還拿什麼去威脅紅玉姐!」周震天說完,轉頭看向了身邊的一眾戰友。

「周大哥說的對,還想把老子送去給那個獨眼巨人當誘餌,做他娘的春秋大夢!」

「老子寧死也不能幫他們!」

……

幾個熱血漢子紛紛說道,眾人臉上全是一片決絕的表情。

「兄弟們,我對不起你們,欠你們的,我周震天下輩子報!」周震天哽咽的說道,兩行熱淚滾了下來。

「大哥,別說這樣的話,黃泉路上有兄弟幾個陪着,咱們也不孤單!」

幾個老兵說完,紛紛鼓起了胸膛,瘋狂運轉起了體內的靈氣,準備開始衝擊心脈,自行了斷。

這時,距離他們不遠處帳篷的門,卻突然掀開了一條寬寬的門縫,隨後幾個修長的人影慢慢摸了進來。

周震天幾人見狀都是一驚,藉著門縫透進來的月光仔細一看,竟然正是秦紅玉幾人。

「周大哥,我們來救你了!」為首的秦紅玉說着就要去解周震天身上的鐵鏈。

「紅玉姐,你們來這兒幹啥?快跑啊!施飛羽那伙人正等著抓你們呢!」周震天和手底下的幾人全都焦急的吼道。

這真是怕啥來啥,這幾人萬萬沒想到,秦紅玉會來的這麼快。

有幾個脾氣火爆的,甚至已經對跟在旁邊的曾豹破口大罵起來。

「你個兔崽子,不知道紅玉姐什麼脾氣嘛,怎麼不攔着她點!」

「哈哈哈,秦紅玉,秦大小姐,我施飛羽可是等了你好久了!」帳篷外面突然響起了施飛羽張狂的大笑聲。

然後帳篷的大門被豁然打開,施飛羽一行四人獰笑着走了進來。 疾風島是個小島嶼,島上有數百戶居民,以捕魚為生,每年夏季都有觀光客去島上遊玩,只是人不多不出名,島上的生計馬馬虎虎還行。

烈日下,大海上波光粼粼,一艘遊艇劈波斬浪,在萬里的波濤中,按照預定的航線勇往直前,遊艇上來生瞳正在給司徒凡講述疾風島上的事情。

聽完后,司徒凡沉思了一下,嘆氣道:「到現在,我都不知道越水為什麼會出事。」

來生瞳目光如水,望着大海深吸了一口氣,「所以就需要偵探的你來調查啊,如果是給別人發信息,可能就沒這麼多疑,耽誤了時間,也查不出什麼。」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我已經有主意了,先從越水的二姨開始,不對,她二姨的家人,然後再問一下島上的人。」

司徒凡雙手搭在欄桿上,想了想,又提醒道:「島上不比東京,那裏的人可能無視法律,所以你要謹慎一點,以防某些人下陰手。」

「我知道,不過….」來生瞳淺淺一笑,扭頭看向司徒凡,眼中劃過一絲戲謔,「我倒是不擔心自己,我就怕司徒偵探拖後腿,被抓住了威脅到我,那時候我應不應該捨棄你。」

「……….」

司徒凡頓時無語。

竟然被女人瞧不起了,別以為車開的好,就能這麼肆無忌憚,咱已非昔日吳下阿蒙,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等著瞧,如果出事了,咱就看看誰救誰。

這樣想着,司徒凡微昂起頭,「小瞳姐,你練過也不一定比我厲害,真要打起來,還是要靠我。」

「你也練過嗎?」來生瞳一時好奇起來。

「呃……」司徒凡沉吟了一下,「秘密。」

男人唄,要把自己包裝一層神秘感,不能什麼都吐出去,尤其是面對女人,什麼都暴露了,就沒有底牌了。

來生瞳翻了翻白眼,突然湊到司徒凡近前,精緻的臉頰湊得很近,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真的不能說?」

司徒凡被來生瞳突然的靠近嚇得後退半步,好傢夥,還以為尼斯湖水怪過來了,司徒凡有點猝不及防,「等等,好像有些不妙,我們遇到了危險。」

「嗯?」來生瞳沉吟了一聲,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然後就看到司徒凡的視線在她身後,扭過頭一看,臉上的表情頓時有些驚愕。

「打劫!!」

只見,船長帶着一名船員站在甲板上,兩人手中都有手槍,正虎視眈眈的盯着司徒凡和來生瞳,船長此時像極了海盜頭子。

「船上也有打劫的?」

司徒凡一臉愕然,都已經20世紀了,不再是大航海的海盜時代,關鍵他們兩人也沒帶什麼錢啊…..

來生瞳轉過身,也很疑惑,「船長,我們身上的錢都不夠你這艘船的價值,你這樣做,我很不理解……」

話還沒說完,來生瞳忽然看到司徒凡舉起了雙手,立馬瞪了一眼司徒凡,「你幹什麼,人家船長可能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弄的娛樂節目,解釋一下就好了。」

「小瞳姐。」司徒凡一臉抱歉的模樣,「忘記跟你說了,只要我離開東京就會遇到危險,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來生瞳頓時一腦門兒黑線。

她無語的舉起雙手,這種時候也沒心情去吐糟司徒凡了,面對這種危險,只能想辦法自救。

「打劫還需要什麼理由,我是看中了這個小美女,等下我們就去無人島,嘿嘿。」船長咧嘴一笑,哈喇子都快流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