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等從博物館出來,鄭圓圓那依依不捨的樣子讓秦可好笑。

「怎麼,圓圓這是不願意走了啊,不過圓圓要是想來,就住在魔都吧,小舅媽天天帶你來。」

秦可看鄭圓圓的眼神像極了巫婆哄騙小紅帽似的,那眼底的企圖是怎麼都掩飾不住的。

鄭圓圓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和鄭樂樂挨在一起。

秦可一臉的失望。

她盼女兒盼了這麼多年,但是誰知道生出來的會是這麼傲嬌彆扭的一個兒子,而她的工作也不容許她再生二胎,這個兒子要是軟萌一點也好啊,但誰知道,別說軟萌的,不把人凍死已經是好的了。

這次好不容易多了兩個外甥女,但是鄭樂樂人小注意大,讓人沒有辦法把她當做小孩子。

但是鄭圓圓性格相反,性格單純,因為是小女兒,在家裡也是被疼愛的那個,反而完全符合了秦可對女兒的所有幻想。

這一點林殊秦可夫妻倆倒是想到一起去了。。 巴特爾笑呵呵地說:「謝天謝地呀,咱們終於平安到家了。

我說飛宇呀,黑牛,今天天氣也不早了,我看你們倆還是先回家去吧。

明天上午,我先把那十五隻羊給你們送過去吧,然後我再下來好好地請你們倆吧。」

黑牛聽了咧嘴一笑。

「巴特爾老爺,那就謝謝你了。」

巴特爾和他們倆分了手以後,立刻縱馬向自己的家中里跑去了。

趙飛宇和黑牛騎著馬一邊往前走,一邊小聲地說著話兒。

黑牛笑呵呵地說:「這下子咱們哥兒倆算是發了大財了。

從今以後,咱們哥倆再也不用受窮了。

咱們哥兒倆的放牛生活也終於徹底地結束了,那窮哈哈地放牛生活,恐怕再也一去不復返了。

當巴特爾老爺給了咱們十五隻羊以後,以後我就該天天放羊去了。

這羊群是我自己的,用不了幾年功夫,我們家就該緩過勁兒來了。」

趙飛宇聽了咧嘴一笑。

「咱們哥兒倆在家裡生活的話,恐怕那是非常危險的。

那巴特爾也不是一個什麼善茬子,他為了自己的安全,說不定他會對咱們兩家來個斬草除根呢。」

黑牛聽了大吃一驚。

「我說兄弟,難道還有這回子事嗎?

咱們哥兒倆好心好意地幫助了他的話,難道說他還會對咱們哥倆及家人下死手嗎?」

趙飛宇聽了嘿嘿一笑。

「為了他自己的絕對安全,我想他一定會那麼做的。

只要咱們兩家子人都死絕了,那他才是絕對安全的了。

如果留著咱們哥倆的話,他那心中一定會不太痛快的。」

「我說兄弟,這,這倒底是為什麼呢?」

「你想呀!咱們哥倆這麼的厲害!他能會不忌憚咱們哥兒倆嗎?

如果咱們兩家子人死絕了的話,那他就無所忌憚了。

咱們哥兒倆及家人如果活著的話,那對他就是一個不小的威脅呀!

如果換了你的話,難道你不想一勞永逸、斬草除根嗎?」

「是我兄弟!原來咱們哥倆還有這大禍事呀!早知道是這樣的話,那咱們哥倆就不該跟著他去干這個了。

如果有一條毒蛇緊緊盯著咱們兩家的話,那這個事兒還不好辦了呢。

我兄弟,你倒是想想辦法呀!咱們有什麼好辦法能解決這眼前之危呢?」

趙飛宇了呵呵一笑。

「其實這個事兒說來也挺簡單的,只要咱們哥倆不在家的話,那他就絕對不敢對咱們的家人下死手呀。

以咱們哥兒倆的能力,他如果殘害了咱們家人的話,以咱們哥倆的脾氣,你說誰會放過他呢?

一旦咱們哥兒倆發了怒的話,我想到時候死的一定不是他一個人呀。

他的妻妾子女也不在少數兒呀,難道說他就不對他的這些親人們考慮考慮了嗎?

一考慮到他們的安危,那他就不敢拿咱們的家人怎麼樣了。

他如果想要除去咱們兩家的話,那他首先得把咱們哥兒倆先弄死。

否則的話,他是不敢對咱們哥倆的家人下死手的。

原因是他也有所忌憚呀!」

「我說兄弟,你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那你說說,咱們哥倆該怎麼辦呢?」

趙飛宇聽了呵呵一笑。

「我不管你怎麼辦!明天早晨,我就騎著馬離開家中。

從此以後,我要浪跡天涯,那老小子也摸不著我,那我的老爹是絕對安全的。

咱們這不是得了這麼多的金銀嗎!

我把它放在家裡一部分,另一部分我帶在身上,我在外邊混口飯吃,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我說兄弟,你這個人心眼兒可真夠多的呀!這個事兒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呀?

你如果想離開家中的話,乾脆我也跟你一塊兒走得了。

道兒上咱們哥倆也有個伴,這樣咱們哥倆也不至於太過於孤單了。

我說兄弟,你看這個事兒行嗎?」

「嗯,那好吧!

那明天你就從家裡找我來吧!咱們哥兒倆準時出發。」

黑牛聽了咧嘴一笑。

「我說兄弟,我已經猜對了,這次你一定是去那通州府吧!

你那裡不是有親戚嗎,你是不是去投靠你的親戚去呀。」

趙飛宇聽了哈哈大笑。

「我說黑牛哥哥,我在通州有個屁親戚,我如果在通州有親戚的話,那我們一家人還在這裡受這個罪嗎?

那天我是信口胡說的,我如果在通州真有親戚的話,我能告訴巴特爾那條老狗嗎?

你以為巴特爾是什麼好東西嗎?

你要那樣認為的話,那你就錯了。

黑牛哥哥,乾脆咱們哥兒倆就在這個地方兒把咱們的金銀放在一塊兒分一分得了。

誰多點兒,少點兒也無所謂。

黑牛哥哥,你說呢?

反正這些金銀也不少呀!

這麼多的金銀,如果咱們給人家幹活兒的話,那恐怕幾輩子也掙不回來這麼多呀!

這些好東西弄回家去以後,會大大地改善咱們兩家的生活的。

這些金銀弄回去了以後,你告訴你的老爹,萬萬不可在一兩年內花完了它們。

雖然置房子置地可以,但那可得量力而行呀。

如果一下子暴發富的話,那會被別人盯上的。

一旦被別人盯上了,那這個事還真不好鬧了呢。

最好今年先置上十畝好地,這生活壓力一下子不就小了嗎?

以後再逐年地置地,那才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呀。」

黑牛聽了點了點頭。

「嗯,你的意思我聽明白了,回去以後,我就告訴我的老爹,讓他可千萬別惹事兒,有銀子咱們慢慢地花。

用不了幾年,我們家的生活就緩過勁來了。

咱們哥倆如果不在家中的話,有這些金銀的話,那他們在家中混日子也不會成什麼問題的!」

兩個人把這些金銀倒在了一塊兒,然後開始分起了贓來了。

這些銀兩大塊的小塊的都有,兩個人每人分了大其概有四五百兩的樣子吧。

至於那黃金嗎!也就是有四對金手鐲和金腳鐲罷了,這些東西都是從班布爾善和他夫人身上扒下來的。

分好了東西以後,兩個人把這些金銀各自包了包,然後就各自回家去了。

臨走之前,黑牛望著趙飛宇問:「我說兄弟,這次咱們哥倆出門,你說咱們哥兒倆每個人帶多少銀子為好呢!」

趙飛宇想了想說:「咱們哥倆漂泊在外,在外邊開銷一定會非常大的,咱們還有兩匹馬呢!

這人吃馬喂的哪兒不需要錢呀?

依我看,乾脆咱們哥倆每人帶一百兩銀子就行了。

那些大塊兒的銀子,最好用刀將它劈開以後再花,那樣也省得引人注意了。」

「嗯,這個事兒我知道了,那咱們哥倆明天早晨就再會吧。」

說完,兩個人就分開了,兩個人各自打馬,直奔自己的家中跑去了。

。 彼時,另一邊!

「淺淺?過來坐。」奚淺一出現,就吸引了大半個演武場的目光,聖欽更是一下就發現了。

「師兄,宗主、各位師兄好。」奚淺和高台上的眾人打了個招呼。

「嚯,你果然進級了……」雲天嘴角抽了抽。

她回宗門時,才金丹後期。

四個月後,就是金丹巔峰了!

這樣的修練速度,甩了其他人一大截。

想必要不了幾年,她必然會成為元嬰真君了。

一眾峰主或者長老看向奚淺的目光都有些複雜,相信很快,他們都會被甩在身後。

「坐吧!」雲天笑了笑。

奚淺點頭微笑,坐在聖欽身旁,對其他人的目光波瀾不驚。

「師姐還沒出關啊?」看到聖欽身旁沒有韓夜雨,奚淺問道。

「嗯,可能還要半年左右……」夜雨結嬰時,被傷了,閉關一時為了穩定修為,二為養傷。

「那她沒事吧?」奚淺有些擔憂。

「沒事,放心吧……」

「明師妹……」兩人正在說話。旁邊突然插進來一道聲音。

奚淺嘴角彎起的弧度突然變成直線。

「宮師兄!」

宮夙夜心裏一澀,她還是那麼不待見他,「……沒什麼了,打擾明師妹,抱歉。」

奚淺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不明白宮夙夜又發什麼神經。

但他沒有糾纏,奚淺也就沒有深究。

轉過頭繼續和聖欽說話。

宮夙夜苦笑了一聲,果然,自己給她造成了困擾。

「三百個名額,靈虛宗分了多少個?」這些奚淺都不知道。

想來應該是最多的。

「四十五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