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紛想幫小美教訓洪有才。

「你這..你這不是在說謊話嗎?」

洪有才被大家的目光盯着不自在,頂着壓力反駁了兩句,自己是真的委屈。

丟了自己的美酒,還要被人欺負,尤其是面前的這個女人,真的太過分了。

「沒有啊,他們都看見了啊。」

小美指著周圍所有人,非常真誠的問道。

「你們是不是都看見了。」

「對,我們看見了。」

「沒錯,就是他在欺負人。」

「太過分了,欺負女孩子。」

甚至還有人在揮舞著自己的拳頭。

眾志成城,大家都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着,紛紛對洪有才譴責。

然後小美對着洪有才聳肩,無奈的說道。

「你看,我說的沒錯吧。」

「我…」

洪有才真的是欲哭無淚,小美真的是把自己玩的團團轉,搞的自己都無處哭泣。

「呵呵,小蔡,你這邊怎麼樣啊。」

馮浩仁看出了點什麼,轉身問這個門童身上的情況,也沒有事情,安慰道。

「沒有,我沒有事情。」

門童回應道。

「好,沒事就好。」

馮浩仁確認后才轉身對洪有才道。

「不是我說你,這麼大的人了,都是一家公司的負責人了,怎麼在這裏大吵大鬧的。」

帶着一絲教訓的語氣在教訓洪有才。

「是是是,我的問題。」

洪有才聽到馮浩仁的訓斥,低頭說話,反而是非常的順從。

「哦?居然這麼有效。」

林長生見狀一眼就看出,兩人的關係非凡。

「這樣子吧,小友,看在我的面子,這事情就此解過吧。」

馮浩仁訓斥完洪有才后,笑眯眯的看着林長生。

「行,沒問題。」

林長生沒有繼續的糾纏,畢竟事情的起因也不是因為自己這個人。

反倒是幫門童出氣,才走上前來幫忙,不然自己都不想搞事情。

馮浩仁也是一個老精,對於前面的事情也不談,即使小美再怎麼的添油加醋,他也看得出來事情本身是什麼樣子。

但是他偏偏是沒有再去追究事情的本身,他是想快速的解決這個事情。

說明什麼,說明有一部分是袒護著洪有才的。

那林長生初來乍到,對這裏什麼情況都不了解,自然是沒有再多去要求什麼。

能給面子就要給面子,後面自己辦事也方便,這是林長生的想法。

這是他知道了老者的身份后,做出的決定,確實自己這邊沒有任何損失。

「好,那就進去吧。」

馮浩仁拍了拍門童的肩膀,表示安慰,並且囑咐了幾句。

剛才還在擔心挨罵的門童,喜笑顏開的離開了這個地方,恢復了工作。

「那可是我帶來給你喝的酒呢。」

洪有才不滿的說道,像是在跟馮浩仁訴說着自己的不開心。

「好了,我收到了,心意到了就好,跟人家斤斤計較什麼。」

馮浩仁點頭,知道洪有才的意思,安慰幾句。

「行,我知道了。」

隨即洪有才沒有再繼續的說着那件事,因為既然馮浩仁都不在意了,自己也就沒有必要再繼續的糾纏了,東西就是帶給他喝的。

「小友,我們走,進去,裏面的人可是來了好久,在等你啊。」

馮浩仁將自己的目光專項林長生,笑眯眯的說道。

「等我?」

林長生不解,怎麼會有人在等自己呢,自己才剛來沒多久。

「對,你進去就知道了。」。 顧汐的反應,讓霍霆均擰起了眉。

他盯住顧汐剎白的臉龐,幽眸劃過譏誚:「顧汐,你該不會真的對我有什麼痴心妄想的打算吧?」

顧汐根本聽不進他的話,她轉身沖了出去,急忙拿出手機,給顧夢拔去電話。

「顧夢,霍霆均是不是知道了我頂替你嫁給他的事?」

所以霍霆均突然改變主意要立馬離婚,對她針鋒相對?

顧夢在那邊得意地哼一聲:”他暫時還不知道這件事,不過,以後我就不敢擔保了。」

「顧夢,你說話說重點行嗎?」顧汐急得咬牙。

如果這事情敗露了,他們都要倒霉!

「好啊,重點來了,你聽好,我和我們家霆均已經有了肌膚之親,你最好立馬跟他離婚,要不然我就揭穿你的身份,霍家那麼顯赫的家庭,要是知道你欺騙了他們,想想你的下場!」

她的這番話,訊息量實在太大,炸得顧汐整顆腦袋蒼白的一片。

肌膚之親?原本霍霆均和顧夢同時逼迫她離婚,是串通好的嗎?

既然如此,當初又何必迫她嫁給霍霆均。

顧汐知道,顧夢是不會跟她交代真話的。

她冷然一笑:「到底是誰欺騙了霍家?說到這個,你和爸才是主謀吧,我頂多算從犯!」

顧夢氣得夠嗆:「顧汐,我只不過要你把原本屬於我的位置還給我,有那麼難嗎?還是你真的以為自己是霍家少奶奶了!」

「你的位置,我會還,不過,得倆個月之後。」

顧汐掛了電話,連背脊都是涼颼颼的。

陷害她?戲弄她?從把她送到楊總的床上,到逼迫她嫁給霍霆均又逼迫她離婚,他們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顧汐向醫院請了假,急匆匆趕回家裡,想向顧洋求證這一切。

而顧夢此刻喊了一幫朋友在家裡開派對,狂歡。

她一眼瞥見顧汐,低哼,這醜八怪還敢跑回家來?

好啊,那就讓她這個姐姐好好教訓教訓她,免得顧汐死霸著她的未婚夫不放手!

「顧汐,幫我們再拿倆瓶酒過來!」

顧汐毫不理睬,她要去樓上找顧洋。

後背卻被人撓住,將她拽過去。

眼前是顧夢猙獰的臉,她拿手指戳著顧汐臉上的胎記:「醜丫頭,你是不是翅膀硬了?我跟你說話沒聽見呢?」

顧汐的目光倏地冷下來,拳頭握緊了,一把推開對方:「是嗎?可我現在只聽見有隻狗在我的耳邊狂吠!」

顧夢氣得想抬手甩她,可突然又改變主意,露出嫣然的笑容,她指了指那邊堆積在桌上的各款禮物:「你睜大眼睛看看,那些都是霆均送我的,每一件都價值不菲,可想而知,他是多麼的愛我。」

「還有,他承諾了我,會立即跟你離婚娶我,到時候,我就是霍家的四少奶奶,萬通集團的總裁夫人,你確定你還要用這種態度對我嗎?」

顧汐盯住眼前狐假虎威的顧夢,學著對方的語氣,嘲諷地反問:「我現在就已經是霍家的四少奶奶,萬通集團的總裁夫人了,你確定你要一直用這種態度對我嗎?」

顧夢眼中幾乎噴出火來:「顧汐!你這個賤貨!」

她的掌風拂了過來,可卻被顧汐抬手,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顧夢一愣,以前她打顧汐,顧汐都不敢動手的。

看來這醜八怪真的是翅膀硬了!

「放開我!」顧夢試圖從顧汐的手裡掙出來。

但顧汐也不知道到底哪裡來的力氣,死死地鉗住她,字字誅心:「如果霍霆均知道你是這麼一個人貪慕虛榮又隨便撒潑的女人,你覺得他還會娶你嗎?還有,如果他知道,你之前嫌棄他有病又不能人事所以逼我代你嫁給他,他會不會對你很失望呢?」

顧夢眼神一震,果然生了懼意,嘴硬道:「你覺得霆均會相信你嗎?他自然是相信我了,畢竟,我們一起度過了那麼幸福纏綿的夜晚。」

顧汐抿抿唇,反譏道:「你說得和他那麼親密,那麼他現在身在哪裡,你知道嗎?」

顧夢臉色微變,但還是端著高姿態:「我當然知道,他在公司里開會呢!」

顧汐輕淺地一笑,明眼人都能看出她笑容里的嘲諷。

「你笑什麼?」顧夢的眼神幾乎想吃了她。

顧汐掃了一眼她那幫狐朋狗友,說道:「霍霆均住進了我們醫院,你作為他的親密愛人,竟然一概不知?還在這裡醉生夢死!」

顧夢滿臉驚訝,明顯的剛剛知情。

可她從來都不會認輸,更何況在這個一貫任她欺凌的醜八怪面前:「我當然知道,我昨晚還去陪他呢!」

顧汐立馬揭穿:「昨天晚上我負責全程看護他,怎麼不見你呢?」

顧夢怒得臉色通紅,咬牙切齒:「顧汐!」。 事實上,連半個秦蒼都比不上的沈遠景也沒有那麼弱。

到底是位居H部高位已久的男人。

且不說H部到底屠了多少妖,光是一整個武器庫每一件拿出來都不是一件凡物。

利刃襲來聞卿側身躲開,飛身一躍到半空中,郁時盛下意識伸手拉了一下她,堪堪沾了她的衣角就已經分離。

短暫停留在半空的聞卿似有察覺回頭看了他一眼。

只這一眼,郁時盛無聲的張口對她說道:我會乖乖在原地等你。

以往的每一次都是聞卿對他的囑託,讓他乖乖等著他,她一定會回來。她已經為他做了這麼多,這一次換他主動。

主動向她說。

不必擔心,我會一直在原地,哪裡都不去。

你歸來的那一刻,我一定是第一個迎接你的人。

秦蒼拎起手中的開天斧,相傳此斧能劈萬物。就連天也能劈開。褪化到如今的這個時代,就算劈不開天,神器的力量還在,劈點其他東西還是可以的。

比如吱吱手中的金鞭。

在電光火石之中斷成好幾截,驚呆了吱吱的鼠眼。

原子潤擔憂的看了她一眼,她沒看見。他想叫住她,卻找不到任何理由。

聞卿看了一眼來到身邊的吱吱。

剛要呵斥,一道閃電從兩人中間劈下,馬路都裂開一道大縫,縫隙之中深不可測。

「小心。」

吱吱被直面而來的疾風掃到身形不穩往下落的瞬間聞卿揚起羽翼接住了她,在空中飛了幾圈落地放下她。

吱吱驚魂未定。

「這沈遠景不簡單啊!身體里不僅有秦蒼的力量,還有那麼稀奇古怪的武器,還能號令百妖魂。」

這方圓百里、妖氣衝天。

按理說早就已經被發現,如今才除了他們沒有別人,一定被動了手腳。

沈遠景目光貪婪的盯著已經現出半個原形的聞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