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婦人說著將茶杯遞給馮俊,接著不經意間又塞了一個紅包塞進警察的衣服口袋裡。

馮俊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他將裡面的東西拿出來。

「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這作坊是違法的,你們最好自己去警察局報備,至於我來這裡是調查以個十分重要的案子。」

馮俊把紅包放在桌子上那人也明白,這警察不好對付。

「嗯嗯,警察同志你請說。」

老人也知道這警察不收這東西,他們也不好強行送著,只能儘力的討好。

洪杉看到警察一直盯著這裡,心裡也覺得十分難受。

對方那一群人來威脅過他,是動了真刀真槍的,要是他敢在警察面前胡說什麼,那麼這家子老小都保不住。

可是警察就不一樣,他們大不了因為製造違禁藥品去做幾年牢而已,起碼還能保得住命。

洪杉想清楚了,開口說道:「警察同志,我們的作坊就在這裡呢,你要看的什麼東西都在這兒,不知道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馮俊也能能夠聽出這人態度上的變化。

「你們是被誰威脅了嗎?」

馮俊一針見血。

「你要是被誰威脅了,可以請求警方的幫助。

但是如果你們一直閉口不言,而如果我們找到指向性的證據,那你們就算包庇犯罪了。」

馮俊把厲害直接剖給他們看。

兩個老人家沒見過這樣的陣勢,特別是那老婦人聽到警察這麼說,下意識有些緊張,眼睛一直盯著自己的丈夫和兒子。

「麻煩了,我們要檢查一下你們的作坊,沒問題吧?。」

薛琞站起來說道。

「沒問題,您請看。」

老夫人率先回答道。

洪杉本來想拒絕的,現在也沒辦法,只能認了。

薛琞進到小作坊裡面,作坊裡面放著各種各樣的化學試劑。

化學試劑的味道有些難聞,薛琞戴上了口罩。

馮俊則站在外面不斷的和他們協商。

「我猜我不是第一個找到你們的人吧,應該是有人提前給你們打過招呼,所以你們才不敢說話。」

馮俊直接戳破了這幾個人心中的想法。

「警察同志,既然已經看明白,又有什麼好問的呢?」

洪杉也開門見山。

「你以為你這樣幫對方瞞著他們就不會放過你們嗎?」

馮俊嘲諷著說道。

「只要一天不抓到那群人,你們就一天被他們威脅,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道理恐怕你比我清楚。」

馮俊說的話重了一些,但不是沒有道理。

「前不久的確有人來過,他們是半夜翻進我們家門,直接將我爸我媽綁住,接著威脅我,讓我幫他們做一件事情。」

洪杉還是鬆口了。

畢竟警察說的很對,那群人一天不抓住,那他們的危險就多一分。

「那他們威脅你做什麼?」

「他們讓我幫他製造一個東西。」

洪杉回答道。

「什麼東西?」

馮俊察覺到不對勁。

「硝酸汞。」

洪杉說道。

「硝酸汞?」

馮俊默念道。

他也知道硝酸汞這種物質,硝酸汞含有劇毒,它所攜帶的汞離子可使含巰基的酶喪失活性,同時還能與酶中的氨基、二巰基、羧基、羥基以及細胞膜內的磷醯基結合,給人體造成極大的損害。

也就是我們平常意義上說的汞中毒。

汞中毒之後病人會頭痛、頭暈、乏力、失眠、多夢、口腔炎、發熱等全身癥狀,部分患者皮膚出現紅色斑丘疹,嚴重的甚至威脅生命。

這種藥物那群人到底想要來做什麼?

馮俊看著面前的洪杉。

「他們怎麼會知道你可以製作出來硝酸汞?」

「我也不清楚,也許是我們做的生意還是翻車了,他們從別的地方知道這條線索,才會找過來。」

。 鄭樂樂原本不同意,但林昭先一步同意,而且理由也十分的充分。

反正主要照顧人的都是林昭,從家裡去鄭樂樂那,還是去宋憐那都是差不多的路程,宋憐住在自己家還更加自在呢。

鄭樂樂無奈,只得點頭應下來。

不過在宋憐搬家的那天,同時出現在宋憐家的還有兩個人。

這兩個人宋憐也認識,就是保護他去了M國的兩個保鏢,其中的女保鏢為了保護她還受傷了。

知道這兩人已經被鄭樂樂長期聘用下來,重點負責她安全的時候,宋憐還是忍不住感動。

只有時時刻刻想著你的人,才會連你的細微感受都照顧到。

若是突然出現其他人,宋憐還是會下意識排斥,但是這兩個,曾經拼了命照顧她的人,她卻是一點都警惕不起來。

而且,這些人絕對是可信的,否則,鄭樂樂也不會再次讓他們出現在自己面前。

不過,這份感激也沒有必要特意說出來,真正的友誼刻在心上,已經足夠了。

當然,在宋憐官司的事情進行的時候,樂寶電器有限公司與鄭樂樂簽訂合同的宴會也在東甌市隆重召開。

這次準備的時間不短,因為光是想要將全國各地的重要合作夥伴一一邀請到就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不過這次的樂寶電器廠可是花了大心思,直接將薛紹家的東甌大酒店徹底包下來安置經銷商,而宴會,也是在東甌大酒店最大的宴會廳舉辦。

作為東甌市唯一的五星級酒店最大宴會廳,其規模可想而知。

夜燈初上,鄭樂樂坐在專用化妝室內,任化妝師在自己的臉上塗抹著,造型師拿著一套淺粉色禮服過來,給鄭樂樂展示,鄭樂樂只是看了一眼,就點點頭。

「就這個吧。」

那態度,怎麼看都有些敷衍。

可沒辦法啊,從一大清早折騰到現在,鄭樂樂也感覺到有些累了。

等妝容完成,李國棟敲敲門走進來。

「樂樂,準備好了,我們出去吧。」

鄭樂樂拖著長長的裙擺,在李國棟的保護下走進主場。

鄭樂樂一出現,掌聲便響了起來,所有人的視線都聚焦在了鄭樂樂的身上。

鄭樂樂保持著微笑,落落大方的走到中央的高台上,坐在了其中一個主坐上。

李國棟代表樂寶電器集團坐在了另外一邊的主坐上。

主持人走上台,等大家看到主持,都紛紛笑了起來。

「薛總,您這怎麼就又成主持人了。」

薛紹笑著解釋,「這麼大的好日子,而且還選了我們家的酒店,我爸說了,這個主持說什麼我都得搶來做做,在各位大老闆面前露露臉才對啊。」

薛紹這明顯是說笑,周圍人也都是付之一笑,畢竟CG手機的合伙人之一,現在電子行業含金量最高的大佬之一,還有沒有露臉的機會么。

薛紹活躍氣氛的能力的確很強,只是三言兩語,就將現場的氣氛帶動了起來,然後直入主題。

「下面,有請鄭樂樂女士,以及樂寶電器集團的執行總裁李國棟簽訂合約,希望我們雙方的合作,可以長存永固。」

長存永固這樣的話,用在其他合作夥伴面前可能不太合適,但是用在鄭樂樂和樂寶電器集團上,卻是再合適不過了。

甚至聽到這樣的形容詞,台下的人都發出善意的笑聲。

羊毛出在羊身上,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個過場,但還是前來捧場,說白了也是為樂告訴樂寶電器,他們的合作不會有任何變動。

那些沒來,或者沒有臉來的,自然被提出了合作範圍內。

司儀小姐將兩份合同拿上來,兩人交換籤署了合同,然後在鏡頭下留影。

合同達成,掌聲響起。

司儀將兩份合同拿走,鄭樂樂走到話筒旁站定。

「剛才,我是以鄭樂樂的身份簽署的合同,現在,站在這裡,我就是樂寶電器集團的總經理——鄭樂樂,集團從只是一個小小的公司成立到現在,已經有四年了,在場的很多長輩,都是看著樂寶從蹣跚學步的幼嬰,走到現在,再次,我代表樂寶全體員工,謝謝各位的支持。」

說著,鄭樂樂扶住鄭樂樂,鞠了一躬。

掌聲響起,鄭樂樂沒有就此起身,反而是持續了有十秒的時間,才緩緩起身。

她笑著再次拿起話筒。

「在這四年間,樂寶所經歷過的風雨洗禮數不勝數,而每一次風雨過後,迎接的都是最為輝煌燦爛的彩虹,每一次打擊,都會成為樂寶成長路上最為結實的基石,我在此堅信著,我相信,大家和我的想法也是一樣的,對嗎?」

「對!」

鄭樂樂話音一落,便有人在人群中高聲呼喊。

緊跟著,這聲『對』盪開,四面八方都是這樣的聲音。

聽氣氛被炒起來,剛開始喊的人默默退了出去,深藏功與名。

鄭樂樂笑著鞠躬推下去,換上李國棟。

剛站穩,武城就快步上來,走到鄭樂樂身邊,湊近她小聲說了兩句話。

「姐,有兩個人來找你。」

鄭樂樂見武城表情帶著嚴肅,也跟著蹙起眉,點了點頭,看向一旁的薛紹,對他招手。

薛紹見狀快步走過來。

「我有事情得離開了,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一定要把所有人照顧到位,安排妥帖,知道嗎?」

薛紹點頭,「放心吧,這裡交給我們,你去忙吧。」

鄭樂樂點頭,轉身快步離開。

等進了休息室,兩個穿著軍裝的男人朝著鄭樂樂走過來,對著她敬了一禮。

「你就是鄭樂樂?」

「是我。」

「請和我們走一趟。」

武城下意識往前一步就要將鄭樂樂給擋住,卻被鄭樂樂給攔下來,對著他搖了搖頭。

「請問兩位是。」

兩人將自己的軍官證拿出來給鄭樂樂看,其中一個開口,「蕭教員和我說過您,果然,您和他描述的一模一樣。」

鄭樂樂勾了勾唇,將兩張軍官證換給對方。

「我跟你們走。」

武城驚了一下,想說什麼,被鄭樂樂按了下來。。 張玄的話讓陳慧十分震驚。

懷孕的事情,她也是早上才查到的。

她第一時間就跟金鳳商量。金鳳的意思是保住這個孩子!

打胎是非常傷身體的事情。可未婚先孕,這事傳出去陳慧恐怕要背上一身的罵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