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若丞相踏出了那一步,丞相的所作所為在後世史官筆下,那得成什麼樣子。」

荀彧自從投奔曹操,就一直是為匡扶漢室而努力。

而且荀彧是真正的匡扶漢室,甚至不惜用生命去捍衛,並非像劉備等其他人那樣,打著匡扶漢室的名義為自己謀私利。

這也是荀彧的初心,從未改變過。

而曹操的心卻是變了,也許他從一開始的確是想著能做一個中流砥柱,把將要傾倒的漢室扶起來。

可是隨著佔有的地盤越拉越大,慾望也越來越大。

他也漸漸看穿了,漢室所謂的天命,不過是一層窗戶紙而已,只要捅破了,根本就不值錢。

既然如此,他何必要為了一層窗戶紙憋著。

「他們不過是要老夫行周公舊事,又有什麼可怕的?」曹操走到荀彧面前,語重心長的說道:「文若,你我相知二十餘載,老夫向來對你言聽計從,常引為知己。

老夫真沒想到,這事卻是你來率先反對。

那天子給了你什麼好處,老夫必給你十倍,只需你不要再管這些事。」

「是道義!」荀彧搖搖頭,緩緩道:「並非天子給了在下什麼好處。

在下如此,而是為了心中之道義。

而且在下相信,天下與我同時秉承此種道義之人還有很多。

丞相若真行此事,必會引起天下士人逆反,到時丞相又會變得無人可用。」

「我跟你談交易,你跟我說道義,」曹操擺了擺手,不耐煩的道:「看來咱倆說的不是一回事兒?」

————————————————————————

月底了,求月票啊

7017k 回去的車裏,李安安一直看向窗外,她就覺得這件事沒那麼容易解決,原來對方是利用了瞿佳恨她的心思嗎?讓瞿佳最後再反咬一口。

褚逸辰安慰「沒事,一切有我。」

「嗯。」

李安安回頭微笑「我只是沒想到瞿佳竟然這麼壞,一口咬定是我做的!」

褚逸辰冷聲「她沒必要留在娛樂圈了!」

什麼勤工儉學的人設,只是偏偏無知的人而已,她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是該讓所有人知道了。

李安安點頭,這是給瞿佳的懲罰!

別墅。

褚逸辰先送李安安回家,打算繼續查案子的事,韓毅就來了。

「我們查到瞿佳一直當小三,猜會不會是陳六的妻子做的。」

他神色凝重,沒想到事情竟然糟糕到這個地步,瞿佳還會指證妹妹。

一般這種案子,受害者指證那幾乎是鐵板釘釘的罪證。

「妹妹,如果你去和瞿佳道歉,她會不會不改口?」

韓毅無奈的說「女人的嫉妒心是可怕的,我之前遇到相同的案子,受害人寧可放過罪犯,也要陷害另一個女人,而這件事是她病死前一刻才對警方坦白的,被她陷害的女人白無故坐了十多年牢,大好的青春全毀掉了!」

人性真可怕,現在妹妹遇到相同的事,他很擔心。

李安安搖頭「不會,瞿佳恨不得我去死!」

她感覺自己竟是碰到這種惡毒的女人。

「我們現在很被動,除非找到新的你不場的證據!」韓毅分析。

褚逸辰冷嘲「警察專門查案,還會冤枉人嗎?還在這裏唉聲嘆氣,馬後炮!」

韓毅皺眉,敢怒不敢言,因為上次自己也是這麼罵褚逸辰來着!

現在風水輪流轉了,算了,看在妹妹現在狀況很糟的份上,原諒他對自己這個大舅子的不尊敬。

之後兩人陪着李安安坐了一會兒,離開去找線索!

李安安坐在沙發上,到底會是誰,她努力的想,卻毫無頭緒,對方陷入是要利用瞿佳讓她坐牢。

那麼現在關鍵人物是瞿佳,但她卻死死咬住是自己做的,讓她被動!真是可恨!

褚逸辰一晚上沒回來,李安安也睡得不好。

早上沒什麼精神的起床,孩子們還在睡,她下樓坐在沙發等褚逸辰回來。

等了很久還沒見人回來,她打電話問。

辦公室,褚逸辰一晚上沒睡,依然俊美冷酷,他面前站着李程還有無數的人,都是低着頭。

氣氛凝重,因為一晚上毫無收穫。

直到手機鈴聲響起,褚逸辰臉色才好點。

接通,電話里傳來李安安軟軟的聲音。

「還不回來休息嗎?」

李安安知道,褚逸辰為了自己的事在忙碌,她很過意不去。

她好像真的很倒霉,不好的事一件接着一件,讓他不停操心!

「不累,不用擔心我,你昨晚沒睡好,白天多睡一下。」

李安安問「你怎麼知道我昨晚沒睡好?」

褚逸辰低聲「因為我不在你身邊。」

李安安有點臉紅「嗯,是,所以你今天要早點回來,不然我又要失眠,不漂亮了。」

她撒嬌似的說。

。零點中文網]周辰心中煩悶,見到神情落寞的季秦聞,也沒得到他的回應。

周辰折返回來,將後座的車門打開,沉痛的看着季秦聞坐上車,還不忘將那條裙子抱在懷中,也將鞋子小心的放好。

「遙遙,帶你回家啊,這邊的路不太好,有點顛簸,你不要生氣啊!」

周辰的手剛觸碰到放方向盤,聽到這句話,脊背

《我的女友晚上才是人》0301他又老了第二件事是這次會議的主要目的。

今天已經是假期的第二天了,距離行動開始,還有三天時間。

這三天,要開始有所準備。

「兩天時間相信大家都休息的差不多了,那麼接下來都給我打起精神,準備三天後的關鍵一戰。」

……

《控魂》第二百九十二章獲取方式 林天成的面色顯得無比的凝重,「師姑,聽你話中的意思,秦軒轅似乎還想要利用混沌之力打開其他結界跑路?」

巫婆子無奈地點了點頭,「是的,他想讓我跟他一起走。他說這個中都大陸馬上就要被毀滅了,他能帶我找到安全的避難所。」

林天成恨恨的捏了捏拳頭,「胡鬧!倘若更多的結界被打開,整個中都大陸將會亂成一鍋粥。」

林天成的身上擁有死亡之力和五行之力,首當其衝的,到時候很多其他星域的種族都會找到林天成。

這對於目前弱小的木族和血族也會是一種毀滅性的災難。

「不能讓他走,必須得找到他。」這是林天成唯一的想法。

秦軒轅是罪魁禍首,絕不能讓他給中都大陸帶來毀滅性的災難之後,繼續逍遙法外。

巫婆子卻皺着眉頭說道,「自從我拒絕了他之後,他似乎從人間徹底蒸發了一般。我甚至還親自回了一趟太一門,師父對此事也感到非常生氣。」

儘管如此,林天成還是派出了天盟大批弟子前去尋找秦軒轅。

混沌之力絕不能落到了神族之人的手上。

天盟本來就已經到了火燒眉毛的境地了,沒想到這個秦軒轅竟然在這個時候又出來搞事。

似乎這所有的一切都將林天成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兩天之後,兩個幽冥界的神秘人如期到來。

其中一個是年輕男子,眉宇上挑,面帶凶煞之氣。

而另一個則是年輕貌美的姑娘。

此女鳳目櫻唇,纖腰翹臀,玉腿纖細修長,一身緊身的黑色皮甲,更是將那驚心動魄的曲線,完美勾勒出來。

不過最引人注意的還是那一抹雪白,絕對是出乎尋常的大。

在那近乎完美的身材之上挺拔而起,看得人驚心動魄。

司空白早已帶領着各位長老以及上千名弟子在天盟的大門前等候。

街道上的那些商鋪以及酒肆早已打烊,路過天盟的修真者也都匆匆地加快了步伐。

平日裏大家都喜歡湊熱鬧,但是這一次,他們卻恨不得多長幾條腿,趕緊逃命。

幽冥魔之強大已經超出了人族修真者的想像,幾乎所有的修真者都認為天盟這一次恐怕是要被徹底毀滅了。

儘管林天成已經放出了消息說要回天盟主持大局,但,選擇退出天門的勢力仍不在少數。

百事通和紫衣都站在高處眺望着那兩個神秘人。

突然,百事通忍不住驚呼而出,「這是夜凌楓,而那個是他的師父,月姬。」

一向沉着冷靜的紫衣此時也忍不住努了努嘴唇,「竟然會是他們!」

林天成看到他們驚訝的表情,顯得很是不解。

百事通向林天成解釋道,「大哥有所不知,夜凌楓其實就是天啟王的兒子,現在幽冥界的少主。夜凌楓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小魔頭,相傳他在出生的那一刻,幽冥界的天空之上出現了一輪血月,幽冥界幾乎所有的靈獸都在那一夜咆哮不已,猶如世界末日降臨一般。」

百事通咽了咽口水,繼續解釋道,「這傢伙從小就被送入了無間地獄,而無間地獄是幽冥界死士修鍊的地方,那裏就相當於人間地獄,正確的幽冥魔必須得憑靠自己的實力,腳踩一具具屍體,戰勝一個個強大的對手,才能夠走出無間地獄。否則就只能成為別人的果腹之物。」

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方,足以讓每一個幽冥魔都聞風喪膽。

而那個時候的夜凌楓還非常的小,可是他就已經憑藉着自己的實力完全打通了無間地獄,並且成為了那裏的小魔王。

如今他的年齡和百事通的相差無幾,但他的實力卻遠比百事通強大得多。

林天成沖着那個波濤洶湧的女人努了努嘴,「那個女的呢?」

這女的當真是美艷至極,絕對的禍國殃民的貨色。

像林天成這種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情場老手,僅僅與她對視了一眼,卻是心頭猛然一顫。

尤其是那一雙傲然的飽滿,如果能夠拿來充電,恐怕會讓林天成充到爆。

此時大家都是誠惶誠恐的樣子,如果讓他們知道林天成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想在那女魔頭的身上充電,不知道他們的臉上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百事通繼續向林天成解釋道,「這個女魔頭的來歷就更大了,她不僅是夜凌楓的師父,同時她還是夜凌楓的未婚妻。她絕對是幽冥界年輕一代中的翹楚,舉世無雙的天才。除非我姐姐能夠激發體內的上古死亡之力,否則同輩之中沒人是她的對手。」

夜凌楓和月姬一前一後徑直朝着司空白走來。

「副盟主,看你們這嚴陣以待的樣子,難道是你們盟主已經躲起來當縮頭烏龜讓你們送死不成?」

司空白猛的一陣手中的利劍,向前踏出一步,「黃口小兒,我天盟不是你能夠撒野的地方。要想對我們盟主動手,除非從我們身上踏過去。」

天盟的弟子猛地揮舞着手中的利劍或者是長毛紛紛叫嚷道,「保護盟主,保護天盟!」

夜凌楓不由得嗤笑道,「兩天前我就已經說過,你們盟主若是不交出八顆靈珠,我定要踏平你們天盟,既然你們執意如此,那我也就不和你們客氣了。」

南玄大師沖着幾位長老一身立刻,「上!」

水陽真人,司空白,方烈,歐陽鵬淳,古一長老也在這個時候同時飛出。

司空白現在的實力也已經突破到了渡劫期中期境界,如此算來,那就是六大渡劫期中期境界強者。

然而夜凌楓只是站在原地紋絲未動。

當歐陽鵬淳的《木之束縛》即將纏繞住他的身體的時候,夜凌楓身形一晃,化身成為了一隻九尾狐狸。

他身後磅礴的幽冥氣化成了九尾狐狸九根粗壯無比的尾巴開始向著六大長老纏繞而去。

月姬倒是半掩著嘴唇,一直站在後面咯咯直笑。

彷彿在她的眼裏,南玄大師等人似乎都是一些不入流的貨色,根本不值一提。

幾千名天盟的弟子此時也如洪流一般朝着夜凌楓沖了出去。

「殺了他們!」

夜凌楓只是在地面上猛地踩踏了一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