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24 日

開口要求道:「娘,你讓她把鳳凰紫火給我,以我的資質,這鳳凰紫火若是到了我手中,只會發揮出更好的效果!她能練出極品固元丹,我就能練出仙品甚至是神品的固元丹!」

「瞎扯!你給我住嘴!」帝家主就是一聲喝。

眼神苛責又失望的看著帝書清,嚴肅問他,「身為帝家人,你從小就學習煉丹煉藥,難道會真的不清楚好的火焰能夠對煉丹起到的作用究竟是什麼程度嗎?」

帝書清:「……」

他被訓的臉色漲紅,眼神更是憤怒,又尷尬又一臉被噎住的。

確實,火焰對煉丹上的幫助…… 「陸先生,冒昧問一句,你多大了啊?」

她也從一開始的「大叔」變成極其客套生硬的「陸先生」。

他聽着心臟微沉,不露痕迹的吐出一口濁氣。

「三十三。」

「不小了啊,你怎麼不多陪陪女朋友?」

「還沒有。」

「那你可要抓緊找一個,年紀不小了,再大點就很難找對象了,會被人嫌棄的。」她語重心長的說道。

既然陸昭不肯選擇自己,覺得她年紀小不懂事,對感情不夠認真。

那就找個成熟穩重的。

如果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不想再觸碰感情,那就商業聯姻。

家裏總歸是要有個女主人,照顧起居生活,孕育子嗣,不然年紀越大越孤獨。

她沒有緣分和他在一起,但也不想看到陸昭孤零零的活着。

「這麼關心我?」

陸昭微微挑眉。

「我就隨口一提,畢竟我二十歲,找對象還是很好找的。」

她咧著白牙笑着說道。

她如花似玉一個,追求者又多,比這個老男人搶手多了!

「挺好的。」

他意味深長的吐出這三個字,微微沉眸,斂去一切思緒。

他拿起蘋果,細細削著,然後切成一塊塊的遞過來。

「多吃點水果。」

她也沒客氣,吃了起來。

她左等右等,等不到庫爾特,就開始瘋狂打電話。

最後庫爾特實在沒辦法接聽了。

「你還不來醫院看我?想死啊!」

「不是有陸先生嗎?」

「陸先生只是個外人,你什麼身份,你是我男朋友,趕緊滾過來,不然我打死你!」

說完,她直接掛電話。

陸昭微微攏眉:「他可能在忙,我在這兒照顧你也是可以的,反正我左右沒什麼事……」

陸昭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季歆月打斷。

「陸先生,每個人做事呢,都講究個身份,名正言順才最好。你是我的合作夥伴,嚴格意義上來說,我還要巴着你敬着你,指望你投資福利院。你實在沒必要在這兒照顧一個無名小卒,你時間寶貴,還是去忙你的事情吧。」

「庫爾特是我的男朋友,他更有資格照顧我,就不勞煩陸先生費心了。我身體不便,不好送你,陸先生自己慢走,路上注意安全。」

她嘴角帶笑,眼睛也是亮晶晶的,直接下了逐客令。

陸昭嘴角的笑容僵硬。

他都有些懷疑,這丫頭是真的忘了還是假的。

「歆月。」

他語氣微沉。

「怎麼了?」

她故意眨巴着眼睛,不解的看着他。

卻不想下一秒,她眼睛瞪得大大的,怔怔的看着突然湊上前的男人。

他……

他竟然主動吻了自己?

季歆月反應也十分迅速,用全身的力氣,猛地將人推開,下一秒一個耳光毫不留情的扇了過去。

整個病房都回蕩著清脆的巴掌聲。

她雙目通紅,憤怒的看着他:「你幹什麼?耍什麼流氓?」

陸昭極其平靜的看着她,他只是想試試她是真是假。

看來是真的,反應有些強烈。

他直接當着季歆月的面,給尼古打電話。

「去把福利院的庫爾特綁了,關在地下室。」

「是,老闆。」

「你幹什麼?」

季歆月不淡定了。

「想要你男朋友活命,跟我在一起。」

陸昭語出驚人,讓季歆月呆住了。

。 第429章

紫陽宗的護宗大陣太強大,籠罩一個凡人國度,甚至將雲層之上的九大殿都護在其中。孟姚、逢子機親自察看過,一致認為要想破陣,則必須出動武闕。這也是元州修士到達紫陽宗外,收起了樓船卻任由武闕飄浮天空的原因。

武闕,凡人王室作為權力的象徵。君王頒佈詔書,冊立太子、冊封王后,甚至大宴群臣之所在。傳說中人皇的宰相,宣揚教化,下達政令之地。如今在凡人城池已經非常泛濫足夠簡化,仍然是一城之要害。

元州修士的武闕雖是仿製,然而其威力早已傳遍西北修仙界,不論掩月宗還是方夜宗,他們的護宗大陣武闕可一擊而破。

如所有人預料的那樣,當羅亦良、逢子機出手化解了土靈珠的威勢,那些之前逃走的無數閑雜修士又重新聚攏而來。也難怪余臣、雲英和胡薺不在意西北修士的生死,這些重新出現的修士,再次請求加入元州陣營。

陳瑜已經拖着滾圓的肚子趕往紫陽殿,不然他從這些重新聚攏而來的修士中,定可以找出幾個熟悉的身影。比如景遇春,比如白知雲,比如景蕊道長,甚至比如――寧姣姣和顧衛卿,還有其他熟人。他們不一定想殺陳瑜或紫蘇,但他們也想加入元州陣列。

龐大宛如山嶽的武闕,不為趕路只為攻伐,在余臣、胡薺、雲英以及逢子機和羅亦良的全力催動下緩緩移動。之前束縛武闕的陣法被盡數開啟,如今每移動一分都會發出隆隆的雷鳴巨響。這種巨響連成一片,地面無數修士不約而同的,努力張大了嘴巴以緩解耳鼓的嗡鳴。

連修士都感到不適,地面上之前飽受土靈珠摧殘,已經一片破敗樹倒草伏的林木,被武闕移動時的轟鳴瞬間震成齏粉。

從兩山聳峙間直到紫陽宗南門,這短短十里路程,武闕移動了足足半個時辰!

陳瑜抱着滾圓的肚子,肩上扛着小花,和四方一起飛過川道飛過臨川小築,來到紫陽殿前的廣場上。在這裏他見到了神色憔悴,手握尺許銅鐘的墨焯,以及衣衫破爛佝僂著身子的玄牝。在這二人身後,是三百多神色或漠然、或恐懼、或冷峻、或陰狠的結丹長老。

「陳師弟,這裏!」靠近紫陽殿正門的位置,屠岸賈向陳瑜微笑。他的身邊也是熟人,林飛、李承錦和李雪南正在向陳瑜招手。

遠遠向墨焯和玄牝行了一禮,陳瑜來到屠岸賈身邊悄聲問道:「屠岸師兄能看到嗎,我這一路趕來並沒感到什麼異常,反而來了這裏才發現氣氛沉重。」

「我也什麼都看不到,只能在這裏做做樣子,只等待會兒德永師祖祭起八卦鏡。」屠岸賈拍拍陳瑜肩膀,道:「你的事我已經聽說了,陳師弟,乾地漂亮!」

八卦鏡,可映照紫陽峰八卦陣內的一切。然而經過這麼多年祭煉,如今只要祭起八卦鏡,則紫陽宗內發生的一切均可盡收眼底。

林飛、李承錦和李雪南三人,也向陳瑜抱拳道喜。

「奈何時間蒼促只祭出一顆靈珠,而且我至今不知道弄死了多少敵人。」陳瑜頗有些遺憾道。

「沒關係,看元州修士如此氣急敗壞,想來剛才損失異常慘重。」林飛的聲音已經正常,當然臉龐仍然僵硬,剛才屠岸賈、李承錦三人都向陳瑜微笑,只有林飛嘴角扯了扯,卻硬是沒能擠出笑容。

再有,隨着靠近林飛,白玉戒里的幽光劍,再次發熱再次輕顫。

「陳師弟到底還是沒有離開。」見陳瑜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在久,林飛目光坦然語氣遺憾道:「有我們為宗門而死就足夠,陳師弟何苦回來呢?」

「林師兄,我是紫陽宗弟子,而且和你一樣是親傳弟子。」陳瑜看着林飛,鄭重道:「我的做法或許太傻,但你我都清楚,我們都有為宗門戰死的權力!」

林飛渾身一震,看陳瑜一會兒,苦笑着向屠岸賈道:「我畢竟是師兄,如今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回來就回來吧。」屠岸賈結束這兩個師弟的爭執,向陳瑜道:「陳師弟還沒有領到任務吧?不如就跟着我們,呆會自紫陽峰底依託陣法逐層抵抗?」

紫陽峰乃創派之初第一峰,平日不顯山不露水,但整座山上佈滿了防禦陣法。元州修士若來,元嬰、結丹賊子自有師長出手,而築基、凝氣境賊子要想上山,就必須從山底向上爬!

屠岸賈的邀請其實頗有風險,他幾乎可以肯定,大長老對陳瑜一定另有安排。但這是戰爭,而陳瑜是親傳弟子並且剛才還立下轟動整個宗門的大功。屠岸賈邀請陳瑜,其實是想借陳瑜的名頭,為他麾下的師弟師妹鼓舞士氣!

但他的邀請很有道理,因為紫陽峰山下的聚煞五行大陣由屈突昧主持,山腰的都天陰火大陣由陳三思主持,而山頂的八卦陣由紫陽真人主持。屠岸賈被安排在陳三思麾下,他此時的邀請,其實也算是為陳三思開口。

「給屠岸師兄添麻煩了!」陳瑜欣然道。

吱吱!

就在這時,一直趴在陳瑜肩上的小花突然尖叫。四方身上立刻湧起修為波動,陳瑜也異常警惕地四處打量。見屠岸賈、林飛和李承錦等人不明所以,陳瑜解釋道:「小花是個異類,它的靈覺極為敏銳,剛才的尖叫又充滿警示。」

陳瑜說到這裏有些疑惑,因為小花並沒有看向天空,也沒有看向南方武闕最應該進攻的地方,而是看向了腳下。

「只是,我們腳下會有什麼危險?」四方也疑惑道:「這裏是紫陽殿,整個紫陽宗最具有防禦力的所在,元州賊沒有攻破護宗大陣之前,這裏能出什麼事?」

南方有兩道黑點極速飛來,陳瑜境界低微目力不足,轉過頭向屠岸賈看去。

「是掌教和大長老一行!」屠岸賈神色異常難看,道:「應該是元州修士直接動用武闕,掌教接應了大長老他們,正在催動樓船全力向這裏趕來!」

武闕全面開啟之後威勢太大,因此移動速度太慢。半個時辰之內,紫陽真人、陳三思攜一眾弟子已經趕回,而武闕的攻勢還沒有展開。但不論陳瑜亦或屠岸賈,甚至是廣場上的墨焯都知道,就像威力強大的神通,準備的時間越長,爆出的威力也將異常巨大。

抬頭看看天空,儘管身處雲層之上,四月下旬的太陽仍然猛烈。陳瑜不禁想「當武闕鎮壓下來之後,我還能看幾次這樣的太陽?」

陳瑜鼻子發癢,狠狠地打個噴嚏。突然,他神色驚慌地拉着身邊屠岸賈的胳臂不斷搖晃。他太驚慌,以至於話到口邊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這、這……」屠岸賈這了半天,一時間同樣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不惟他們,廣場上除了玄牝和墨焯,便是那些結丹長老,抬起頭看去時也是難掩驚恐。

只見一道無量巨大的平面,瞬間取代了天空遮蔽了太陽,它正在緩緩從模糊變得清晰!一股仿似天威降臨的無力,瞬間充斥在所有紫陽宗修士的心中。

陳瑜見過行軍途中的武闕,卻不知道武闕發起攻擊時,竟如此遮天蔽日。其他人沒見過頭頂這個逐漸清晰的平面是什麼,但所有人心中已經有了答案——武闕!

黑暗,紫陽殿自建立以來,於正午時分從未有過的黑暗!這個平面遮天蔽日,不但取代了天空遮蔽了太陽,更沉甸甸地壓在紫陽宗所有修士的心中!

這個平面是武闕的底座,是元州修士手中最強大的底牌。掩月宗、方夜宗的護宗大陣,應該也經歷過這塊遮蔽了天空的底座。隨着逐漸清晰,連陳瑜這樣的凝氣境修士,也可以清晰的看到武闕略顯粗糙的底座磚塊!

而此時,就連手中托著警世鐘的墨焯,以及實力最強大的妖修玄牝,面對這宛如天威降臨的武闕底座,除了無助地看着,他們別無選擇!因為在這一刻,以他們元嬰的境界,心中竟沒能興起絲毫抵抗的念頭!

吱吱!小花再次驚呼尖叫,它的渾身毛髮根根炸立,並且迅速掀開陳瑜領口鑽進他懷裏躲了起來。

陳瑜仍然緊緊抓着屠岸賈的手臂,他這次沒有抱怨小花的膽小。事實上或有可能,他也想躲起來!

紫陽真人、陳三思各自駕着樓船還在向這裏趕來。

神色憔悴的墨焯,眼睜睜看着武闕持續降臨,並且即將觸及護宗大陣,他低下頭黯然閉上眼睛。紫陽宗一定會覆滅,護宗大陣一定會被攻破,這些墨焯都知道。但是以他元嬰境界的天真,仍然希望多堅持一會兒;他希望自己拚死,能為紫陽宗續命幾日;希望自己拚死,能延緩幾日再讓護宗大陣破滅。因為世所公認的,紫陽宗的護宗大陣,強於掩月和方夜宗。

但一切都沒用了,墨焯是元嬰修士,連他的心中都沒能生起抵抗的念頭,這意味着什麼?這意味着境界的壓制,雖然荒唐但墨焯知道,頭頂這座武闕的境界,比他高!

「嗯?」突然,已經放棄抵抗的墨焯似吃了一驚,有些不信地道:「這、這是、這是怎麼回事?」

玄牝同樣心灰意冷,她正準備懷念一下自己的一生,懷念一下當初呆在創派祖師手心的溫馨,聽到墨焯這聲驚訝向他看去。

武闕已經取代了天空阻擋了陽光,但玄牝是元嬰修士,只需微光即可看清一切。見黑焯是看向地面的,玄牝順着他的目光看向地面……

紫陽殿之前的廣場以青石鋪就,這裏高於雲層遠離塵埃,而且紫陽宗每天都會安排執役弟子負責掃灑。因此按理說,這座廣場上應該一塵不染才是。然而玄牝看去時,她腳下的幾塊青石板有些鬆動,有很多泥土更在從地面縫隙里向外蹦濺!

沒錯是蹦濺,似這座廣場,或者整座紫陽峰下隱藏了洪荒巨獸,而且它正在蘇醒正在向外拱著泥土!

「墨焯道兄?」玄牝一生大部分時間都呆在炎冰獄,她不知道紫陽宗有沒有隱藏什麼秘密,因此向墨焯問道。

「我不知道!」墨焯看着正在蹦濺的泥土神色有些激動,他看地比玄牝時間更長也更仔細,因此他非常清楚,如今這些蹦濺的泥土越來越激烈。

吱吱!就在這時,已經藏進陳瑜懷裏的小花,發出了更尖銳的悶叫聲!

而此時,一聲轟然巨響自天空傳來,紫陽宗所有修士,包括玄牝和墨焯瞬間雙耳失聰!

(未完待續)

求收藏,求推薦,謝謝。如果沒有康德喜的星衍術,在剛剛那個瞬間這裡所有的人,都會被墜日的熾熱烤成人干!

不過這裡的巨變引發了周圍的一陣躁動,此刻秦楓坐在直升機上,就看到下方的地面上大批的夜行者、捕獵者、突變者瘋狂地向這個方向跑去。

而讓秦楓更心驚的是,就在他慶幸自己帶著眾人做直升機過來的時候,……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473章下方的高層建築 「熱火地獄!讓你們感受一下,地獄之火的厲害吧!這可是我們夫妻倆,走了地獄一遭之後,所見識過最可怕的懲罰啊。這就是我送給你們的新禮物了,我們的新鄰居,你們滿意嗎?」李氏男鬼猖狂地笑了起來。

「我真是失望啊。到了一次地獄,偷渡回來,就學了這麼丁點樂色,真是令我失望啊。」風無常本尊插著口袋,踏著優哉游哉的步伐,慢慢地走出來。